既上次夢到同步教室太吵管不動後,
今天早上又夢到只有我一個助教帶大教室班,
中堂下課一個人同時要擦黑板又要換粉筆。
然後當然是來不及...就這樣搞到老師進來要上課,
最後老師有點小憤怒的跟我說他要上課了,不用換了。

唉唉,不知道是最近壓力太大,還是星期二的餘悸還在。
聽我弟說老師昨天才跟他們班說星期二班學生吵著要開第二間同步,其實讓他不太高興。
再想到那個打小報告的紙條,又不禁怒火中燒;是把我們助教都當笨蛋就是了啦。

其實我算是很幸運的了。
哩婷他們當助教,好像都有被老師直接罵過的經驗;我嚴格來講應該是一次都沒遇到過。
不知道是因為運氣比較好,還是因為老師認識我很久了所以也比較疼我,還是因為彼此對罵的定義有所不同。
之前有一次同步監視器忘了開,老師上課上到一半我很勇敢的衝進大教室用遙控器按了很久都打不開,
原本以為死定了,老師卻只是笑笑的說"感覺好像沒有什麼用耶..."。然後學生也笑了。
我是不知道之後大人有沒有被怎樣,不過聽說之後又忘了開就被罵了。
後來又有一次老師的茶忘了泡,我送進去也是全身而退。
唯一一次是因為學生以為下課先跑走,老師在大教室當場發飆,原本大家要下班的歡樂心情蒙上一層陰影。
不過那一次之後老師也只是叮嚀了一下,也不算是罵。
就連這一次筆記印錯,也有培儀在當我的擋箭牌。

所以呢 ... 我不論做錯什麼好像都有人在包容我。
但是就如同我所記得旭煒特別跟我講的,我總不能期待別人一直包容我的錯誤阿。
我也很慚愧我們小工讀生每次做錯事,除非是真的很嚴重,不然被罵的都是阿昆和培儀。
但是培儀對我們還是很好,就如同我們的做錯是可以被包容,就如同旭煒不擅長表現出他的生氣。

我也總是記得那句話,我不能期待別人一直包容我的錯誤。
雖然我已經在這裡待了很久了,我依然有很多需要學習。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uperseansec 的頭像
superseansec

如果文字是最後的超越......

superseanse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