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似乎有一段時間沒有聽到如此滂沱的雨聲了。

昨天晚上吃完家聚回程路上就些許的領教,不過比較起更晚時驚人的降雨密度也只能甘拜下風;

我想這已經不是 "用倒的" 或 "下貓下狗" 可以形容了。

一整晚的雨下得有點心驚驚,還好是在這附近沒有造成甚麼災情;

看電視轉播到處都是嚴重積水,希望大家一切都平安。

 

實際上,景安路這一帶在南山溝整治完以後,淹水的狀況已經是幾乎沒有在聽說了;

不過在那之前每逢大雨,大概只要午後雷陣雨那種,景安路、復興路、中興街這一帶的社區大該都會淪陷。

那大概是我小學到國中那段時間吧 ...

小時候不知道是甚麼原因,看到積水都會相當興奮,大概是原本陸路變成水路感覺起來很夢幻?? (胡說八道XD)

然後又特別喜歡車子開過去濺起浪花,頗有排山倒海之氣勢阿!!! 

還記得國中時偷騎腳踏車上學,放學時都會載一些方向一樣的同學回家。

然後有一次大雨之後載黃文信,他已經警告說不要去騎水窪,不過我沒有理他還是涮的一聲就濺起白浪滔滔;

結果就是我們的鞋子都全溼,然後讓他很不高興XD

那個時候積水大概連復興國小大門和側門那邊都會淹;

曾經就有一次到了放學時間結果門口淹水,老師要求我們要不就是家長來接,要不就是等水退了再走。

還有一次不知道是怎樣反正就是我在家但我弟要上課,然後那天下午下大雨,學校門口又淹水了,我媽就要我去接我弟。

從我家到復興國小有兩條路可以走,一條是平路,出我家巷子到復興路在轉進學校的巷子就可以到學校的側門;

雖然比較遠但不用爬山,而且學校的放學路隊只走大路,所以平常都是走這一條。

另外一條是山路,從家裡出門後走登山步道繞過一個小山丘,就可以接上復興國小操場旁邊的一條汽車道,直接進到學校裡面;

算是一條小路,但那不是一個正式的出口,身為一個好學生當然是不能走後門啦,所以這條路只有在快遲到的時候才會走。

然後那一天下大雨學校門口淹水我去接我弟,去的時候因為想快一點,所以走山路過去;

不過回來的時候我竟然為了想看積水,帶著我弟一路走平路涉水回家,那個時候水深大概也有膝蓋左右吧 (小學生比較矮,所以水到底多深也不是很明確)

後來被我媽知道了,當然是被罵了一頓。

 

總之那個時候下大雨就很期待積水,期待操場變成一片黃河沙湖, 

(復興國小是紅土操場,積水的時候很像含沙量很高的祖國母親河。)

期待龍貓迴廊出現大瀑布;

(操場西側連接主校舍與後方校舍的雙層神奇走廊,二樓一開始是露天的,每次下大雨階梯都會出現瀑布。)

以前不知道那個水髒,也可能多少受了一些動畫作品的影響,一直以為淹水是一件很有趣的事。

不過後來發生了一次嚴重的水災讓我從小屁孩的浪漫想像中完全醒過來。

說嚴重當然還是比不上很多其他地方什麼水淹到二三樓高,要靠國軍水鴨子一批一批救人那種慘況;

不過那一次 ... 降雨強度跟昨晚差不多,時間點是下午還是晚上我記不太得了 ... 

大水直接灌進了爺爺藥局的地下室,抽了兩天才排掉大部分的淹水,而且最後還得靠人工慢慢的把水鏟完 (抽到最後水變淺了抽水機抽不到) 

而完整的復原工作大概還要在往後推一個月,一樓店面也是一片淒慘;

泡水的商品自然不消多說,商品架下面全部都是積水和積土,我們全家總動員費了好一番功夫,幾乎日復一日一直清,才好不容易完成災後重建。

後來水退了幾天之後我利用休息的時間騎車到附近的社區看看,馬路上都還留有積水的泥巴,挖土機、灑水車來來回回的在清道路;

還有一個朋友住在比爺爺店更低窪的地方,他家一樓的傢俱幾乎報廢了一大半。

 

那時候正值南山溝整治的中期,好像是因為導水設計不當才導致水一暴漲就全部往景安路這邊灌。

那一次淹水把大家淹怕了,景安路的店家和巷子裡一樓的住戶家家戶戶都裝上防水門;

每逢豪雨或颱風天,就會看到街坊鄰居組裝起防水門嚴正以待。

不過不久後南山溝整治完成,排水量大增;從此之後就很少再有積水的狀況;

然而因為有一次慘痛的回憶,之後每逢下大雨都會擔心爺爺那邊會不會淹水,深怕這個惡夢會再次重演。

我家這附近另外一個容易淹水的地方是瓦窯溝北方的傢俱街到智光商職那一帶。

話說強者我小學同學羅昭樺當初因為聽說智光商職每逢豪雨就淹水然後就會停課而跑去唸,

不過他入學的時候瓦窯溝也已經整治完了,所以因為淹水停課這檔事從來沒讓他遇過。

再來就是華新街賀永旭家那一帶好像也會,至於這一次上新聞的環球購物中心,因為離我家有一段距離所以就不多討論了。

 

昨夜那一場雨也讓台大泡水,一大早起來就看到大家狂轉長興街變長興河的照片;

還有一條土虱不知道怎麼游的竟然出現在籃球場中央,也是令人嘖嘖稱奇;至於每次大雨就會積水的舟山路就不消多說了。

有生以來第一次聽到台北放豪雨假,雖然我本來就在放長假所以沒差;

不過市府九點半才宣布即刻停班停課是想氣死誰,你這叫遠從基隆千里迢迢、跋山涉水趕來上課的王小夫情何以堪。

一來一往要是有人在積水中滑倒受傷,這算誰的阿 ... "即刻" 這兩個字用的也很令人噴飯。

新北市的作法也是為人詬病,我記得之前不是就有其他縣市只停課不停班被罵過了嘛??

很久以前媽媽通常是家庭主婦所以可以這樣放,不過現在大部分的家庭都是雙薪家庭,白天根本沒有人在家;

大人不在小孩在家裡發生意外,政府要負責嗎?? 跟著台北市一起 "即刻" 倒證明了你們真的是哥倆好、寶一對。

還有我上高中之後一直有個疑問,就是阿 ... 如果台北縣放這些災難假但台北市沒放假,那我應該要算哪一邊??

不過好像從來沒有真正遇到過這種狀況倒是,畢竟颱風來的時候台北縣市承受的風雨都差不多,大概都會一起放;

而且通常都是台北市會先宣布停課,那這對在台北市上課的我就更沒差了XDD

 

大概就這樣啦,我本來以為這雨會下個兩天的,不過現在看來 ... 應該是不會,也先不要再下了。

雨過之後也總是會有一些意想不到的景緻,攝影師黃凱群先生在中正紀念堂自由廣場捕捉到這個景象,

我們就當作是昨夜那一場雨的最後印象吧。

469821_10151819908690436_585976364_o 

(本照片由攝影師黃群凱先生拍攝,轉錄自KKBOX臉書專頁)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uperseansec 的頭像
superseansec

如果文字是最後的超越......

superseanse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小夫
  • 哈哈哈哈千里迢迢的王小夫,幹嘛cue我啊超好笑的害我噗嗤的笑了出來
  • 幫妳留個紀念阿XDD

    superseansec 於 2012/06/13 15:1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