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好像很久沒有好好的打文章了,
我的時間可不像德歆那樣緊湊,因為我很會亂殺時間 --- 壞習慣。

昨天草草的把人科報告交了,不過新的很快又來了;慢慢步入十一月,天變涼,心變更涼。
接踵而來的 ... 期中考、期中報告、期中小組報告、還有一大堆哩哩雜雜的,怕是不怕,多多少少會煩。
惰性、惰性,骨子裡藏著 "看到就累" 的基因;當下選擇短暫的逃避,然後就是更大的災難。
我想我也很清楚再怎麼拖最後都還是要做,
為何不趁時間充裕的時候慢慢從容完成;卻每每不到最後關頭找不到積極。
孫子兵法 : "置之死地而後生",德歆說我這根本就是狡辯,
的確也是啦,因為有時候也可能真的就死了,而且這樣的例子也還不少。

說到德歆,我覺得我在她身上會學到很多東西;一種態度、一種個性、一種對生命的執著和認同。
很羨慕她不認識分心和消極,就算她偶爾也翹個課,她自己唸也比我在課堂上不知所云來的有效率。
很羨慕她對自己有目標有想法;這曾經是我所自豪的,現在是我要尋找的。
我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變成這樣,故鄉的大家都還在說劉昭熙有多優秀,
殊不知他脫下卡其色制服後更如同一隻迷鳥。

我很喜歡德歆的個性,
撇開以友輔仁的層面不談,和她在一起空氣就是新鮮的,這我想鄧宇哲應該也感同身受吧 ... 哈。
長這麼大了,我更知道要放下自負;
我會佩服那些可以在報告死線前兩個禮拜完成報告的人,像是我學妹。
我會佩服那些可以從從容容的打完報告還有時間看小說打網誌的人,像是德歆。
我會佩服那些可以準時到班上課努力抄筆記的人,像是郁婷和官玉。
我不會特別佩服拿書卷獎的人,不過我也覺得書卷蒲很厲害,因為有很多事他做得到我卻努力讓自己做不到。



最近看了很多雜七八的文章,
莫忘初衷、給大學生的忠告、....,到了日暮西山的時候感觸往往特別深。
國中國小那個什麼都不知道的小毛頭反而還比較知道自己要做什麼,反而長越大越不知道要把自己往哪放;
是因為長大後顧慮比較多,還是因為長越大更認識什麼叫做逃避?
學會了規避風險,是不是也順便規避掉很多當初的夢想?

高中時,家政老師一句話令我印象深刻;
好像是高一快結束的時候,她告訴我們這群還自以為上了第一志願就很了不起的死小孩,
"希望大家之後再回顧高中生活,不要覺得自己浪費了這三年。"
我想應該不是因為這句話似乎印證了,所以印象深刻;
不過我也必須嚴格的檢視過去兩年、甚至是過去兩年加三年。
我不覺得浪費,我也沒有後悔,但是我應該可以得到更多,不應該只有現在的這樣。

我可從來沒有想過要把自己逼得神經兮兮的,單調而壓迫,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
不過現在的我的確太鬆垮垮了,而這種無所謂的態度有時還會害到別人。
無所謂、無所謂,等到發現有所謂的時候,往往都已經無法彌補了。
 
有時候打打文章、聽聽音樂、享受一下睡到自然醒的幸福,期待的生活可能還要去騎騎腳踏車;
不過該做事的時候可不可以就不要再用搜尋引擎找一些和人生意義沒有關係的關鍵字,
搜尋到了又不能怎樣,更何況這只會帶入茫然。
我了解我希望我是怎樣的我,那該怎樣,就怎樣吧!!
誑語有時候是有用的 : 因為我是劉昭熙,所以我辦的到!! 胡亂講了好久,希望這一次不會又只是嘴砲。



說老實話,今年其實是我最想好好用功的一年,要不我也不會在聽過人科很重之後還毅然決定修28學分。
慢慢的我也發現在總圖和國圖認真的度過一整個下午,有一種充實的幸福。
也或許是另外一種心情,畢竟看到一排排林立的書冊是會震懾的;自己還有很多東西沒有得到。
我已經大三了,我可不希望最後領到畢業證書時,四年來留下的東西只有 "遺憾"。
都大三了,總想留下些什麼值得留念的,也總希望為將來的自己先做點準備。

開學時的熱情現在還剩下多少;資檢似乎已經陣亡了,圖專題和媒體中心也有點前仆後繼;
再來呢?? 人科?? 檔管?? 比政?? 德文??
會不會被當掉不是太大的問題,我總得把眼光放遠一點。 
現在在台上給我們上課的老師們,如果小時候也是我這種態度,那現在在台上上課的可就不知道是誰了。
竊喜自己沒有加簽到韓文和圖館自,是不是代表信念的火花已經越來越微弱。
拜託成熟點,信念的火花是要越來越大,不是讓他變成風中殘燭。
好不容易燃起的熱情不要輕易澆熄,要更多、要更旺、因為現在還不夠,而且時間已經不多了。

星期六在總圖待了一個下午,邊打報告我也邊想了很久;
離開時騎在椰林大道上,突然留戀起那種專心致志完成一件事的成就感,好像是我好久不見的成就感。
有一種衝動,好想好想好好的努力一下;我不是做不到,只是我總是放任自己不去做到。
很久之前的我不是這樣的,曾幾何時積習難改。
我想衝,我想好好的衝,就像那天下午背對著夕陽在椰林大道上馳騁;
路是可以這麼寬的,而就算是窄的我也不怕,別忘了我上過武嶺。

大三生了沒 ...
知道自己未來了沒 ... 
時間已經不多了,我卻還來得及把握。
過去的如果已經來不及了,現在的如果卻還是進行式;
知道該怎麼做,就不要讓未來的自己找到ㄧ堆 "如果" 而沒有一點 "但是"。

玩泰伯倫戰爭能有點心得,那肯恩的這句話就想辦法去實現他,
"It's time you saw the future, while you still have human eyes."
過去我可以,現在不行,未來是怎樣,想辦法用自己的雙眼看,用自己的雙手打造吧。
沒有什麼理由,因為我是劉昭熙!! 該怎樣,就怎樣吧

也因此才有這篇文章,我要重新喜歡自己一次, 加油 ... 好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uperseansec 的頭像
superseansec

如果文字是最後的超越......

superseanse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