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篇是很久之後才補的,大概就當時紀錄的簡單回憶一下 ...

 

元旦後一大隊不安寧

元旦之後整個步校禍不單行,我們一大隊尤其深受其害。

最早是我們中隊開始爆出A流,弄得整個大隊人仰馬翻,我打軍紀回報單也打到快手軟了。

不過比較可怕的是元旦後第二個禮拜,三中隊爆出了一個酒駕 ... 一大隊軍紀優良的紀錄就此破碎。

而且還是發生在平常一派和平的三中隊,尤其令人驚訝。

三中隊長應該算是五個中隊長中的好好先生,會發生在他們中隊真是令人唏噓。

根據妙妙的講法,他們接下來可慘囉;全中隊取消榮譽假一個月,星期六早上開軍紀檢討會

包括除夕當天也是當天早上才能走,真的是一粒老鼠屎壞了一鍋粥。

然而當事人是強制退伍了;人不見了,留下來的傷害恐怕也難彌補。

那個禮拜我們右荏隊長值星,真的是完全整到他;

才揹值星就遇到這等大包,再加上我們隊上A流又市一個接著一個,他那一整個禮拜臉都很臭。

一直到星期五卸值星後,才比較開朗的教我們唱 "陸軍健兒"。

 

話說,三中隊事件的下個禮拜;士官大隊還是三大隊又爆了一個酒駕,總隊長不知作何感想。

 

A流是我們隊上先爆發的,應該是三中隊事件那個週末休假前兩天。

最先淪陷的是三寢,原本希望就此打住,誰知道收假前二寢也淪陷了;

我們一寢因為對面是浴室,和二三寢有一小段距離,意外的成為最後的淨土。

不久後聽說二中隊也有人感染,整個一大隊根本就是個病毒窟,我們四中隊大概就是病毒核心。

那段期間真是人心惶惶,我們最先被要求只要在室內都要戴口罩,後來連上室外課都要戴著;

不過也因此逃過了好幾次要畫臉部偽裝,不知道算不算是因禍得福,雖然讓教官很不爽 ...

那個時候只要一聽到誰要後送802,心都會揪一下,想完蛋了病毒又擴張了。

所幸後來幾次大都只是"疑似",快篩後都沒事;

加上原先生病的同學慢慢康復並且歸隊,這件事也才算告個段落。

 

再這樣的愁雲慘霧之中,最歡樂的莫過於李毓臻教官的城鎮戰課程。

教官風趣幽默卻又不失精實的上課風格,讓原本相當惱人的城鎮戰班攻擊變的頗為有趣。

而且教官實際讓我們跑了好幾次,擺脫了紙上談兵,這也才比較有作戰的感覺。

教官名言: 你們不要下部隊了還在那邊流口水(一面作出流口水的表情 ... 全班大笑 ...)

李教官的 "流口水" 大概可以榮登99-1預官步兵官機部隊名言排行榜前幾名了XDD

 

順便講幾件事好了 ... 二梯步兵官來了以後,幾個比較好的朋友大概都遇到了;

不過蒙捷中你到底在哪裡阿??

另外 ... 這一次不知道為什麼來了一批海巡的;他們亮橘色的制服實在是耀眼又奪目;

所以我們都暗中稱呼他們 "螢光棒",而且是移動的螢光棒喔XDD

先這樣吧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uperseansec 的頭像
superseansec

如果文字是最後的超越......

superseanse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