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在步校的第四個禮拜;其實有點難以想像阿,當初覺得很漫長的,一下子一個月就過去了。

星期三東北季風南下,原本以為沒有冬天的南台灣,天氣也開始轉涼;

或著講精確一點,早晚溫差變得很大。星期三打靶時尤其感受最深,那一天我們有夜間射擊。

前些日子抓條浴巾蓋個肚子大概就可以舒舒服服的一覺到天明,早上也免了摺軍毯;

這幾天無法了,不然就等著一把鼻涕頭昏腦脹四肢無力的到醫務所領轉診單吧。

放假前,甚至大棉被都發下來了;託福託福,這玩意舒服歸舒服,要怎樣摺的有稜有角,還沒有人知道。

 

這兩個禮拜我們正式進入兵器課程了,接著往後的三個禮拜應該差不多也是;

兩週我們摸了兩款機槍 -- T74排用機槍以及比利時造班用機槍。光是他們的重量就讓人覺得相當精實。

課程的安排大概都是頭一兩天介紹一下性能、結構、射擊預習,然後就上靶場了,說是速成一點都不為過。

機槍和步槍不同,一扣板機就是吐吐吐吐的子彈狂射,不放掉他就是一路把彈鍊打完。

我們做最小距離射擊時給我們15發子彈,五個目標,

一個目標三發點放,一個目標只要中一發就有3分,多種一發加一分,最多加到五分,13分及格。

很多人一上去抓不到放板機的時機,第一個目標五發子彈就送他了,後面當然就哭哭了。

機槍吐子彈的聲音也真的是大得嚇人,尤其是排機;教官打出第一發的時候很多人都嚇了好一大跳。

排機的後座力也是令人印象深刻,而且抵緊的方式和步槍不同,怎麼夾都怪怪的,最後當然是弄得肩窩痛得要命;

這部分班機就親切了很多,還有一片托板放在肩膀上,後座力幾乎感覺不到。

 

兩次機槍帶我們的教官人都不錯。

帶排機的那位教官把整把機槍的構造、性能、... 解釋得非常清楚,上課也滿幽默的;

不過他比較會要求我們要盡快上手、熟悉,所以上了靶場他就變得相當嚴肅,對一些天到還把彈鍊放反的人更是不留情。

他也比較在意我們的打靶成績。

另外也有聽說他是笑面虎,上個禮拜讓第五中隊一半的人留讀,讓大家緊張得要命,不過最後大家還是都過關了。

帶班機的教官好像是半個原住民,講話也很有趣,不怎麼生氣,不過你太亂來他還是會叫你去罰站。

然後星期三我們打靶的時候真的差點嚇死他了,晚點再講是怎麼回事。

這位教官再當我們射擊指揮官的時候,還一直不時體醒我們常忽略的步驟,我會覺得這樣更能幫助我們學習。

然後感覺他帶我們打靶好像是讓我們打個經驗,因為槍根本就沒有歸零,有幾把槍根本甚麼都打不到。

另外這兩次上課教性能、沿革時,還出現了沒有穿軍服的教官;他們都是已經退役的軍官,是學校的雇員老師。

雖然這不是第一次遇到,不過上班機課分組時帶我們的隋教官;

不僅僅是讓我們清楚的了解班機的沿革,也讓我們那一天充滿歡樂。

 

講一下星期三發生了什麼事。

星期三我們打班用機槍實距離,表定175、300、500公尺各六發,不過步校靶場沒有那麼大,所以175和500合著打12發。

由於前一天已經打過最小距離,今天是打中彈倒靶,因此大家都還滿興奮的,希望可以試看看自己的身手。

另外那一天中隊長很有技巧的讓我們一練完基本教練就直接去靶場,節省了不少時間,著實是個美好的開始。

一切的噩夢大概要從當天早上十點半開始說起,原本相當順暢的流程因為一個彈殼搞得人仰馬翻,他不見了。

在中華民國國軍現有體制之下,掉彈殼可是天誅地滅、罪不可赦的重大缺失,是可以拔掉好幾棵梅花的;

射擊立刻暫停,大家開始來跟那顆彈殼玩一場100多個鬼對1個彈殼而且鬼絕對不能輸的捉迷藏。

掉彈殼的是第四靶位(位置最右邊,再右邊就是草叢),起先是那個靶位的導師和射擊的學生先找,找不到。

接著所有第四靶位的人都來找,教官一面通報上級,一面調金屬探測器來;中隊長和彈藥兵也趕緊重新清點彈藥,看會不會是一開始就有發錯。

第四靶位的所有人放下去了,趴在地上撥草慢慢摸,一些人去找了草叢,還是找不到。

最後,全中隊100多人一字排開,原本在外面射擊預習的也被叫進來,全部趴在地上慢慢摸慢慢找,從準備區一路摸到射擊現前面;

這讓我們覺得真的是相當的徒勞無功。掉彈殼的槍是在最右邊,縱使那一天風再大彈殼也不可能會飄到左邊來;

光是會噴到草叢裡都令人覺得有點不可思議,退彈口都有導師用攔彈罩檔著,頂多是掉到地上,

飛這麼遠導師不應該會不知道,說不定都都會先打到他身上了。

可是就是找不到阿,大家也只能乖乖的趴下去找;

一面murmur說不定根本就是彈鍊有少,順便讚賞美國人打完靶彈殼都直接用掃把掃一掃,不用清點。

掉彈殼搞到射擊組的主任教官都來了,兇巴巴的叫我們找的時候不要聊天,掯,叫我們去找根本找不到的地方誰不會murmur阿。

 

我們從十點半一路找到中午吃飯,午休完所有人被拉進靶場繼續找,方法跟早上一樣;

不過有些人抓了十字稿開始清草叢那邊的雜草,或在案發現場附近開始挖,看會不會是埋到下面去了。

金屬探測器在某一方面真的是有點無三小路用,靶場裡面到處都是陳年的碎彈鍊,好幾次他嗶嗶叫都是讓人空歡喜一場;

他甚至還找到了一顆陳年的舊彈殼,明顯是很久之前打靶的人掉的,要湊合都不行。

不過最後還是得仰賴金屬探測器才找到。

話說峰哥和呂威在案發現場(那一把槍放的地方)附近挖出了一個碎彈鍊,有點失望;

不過就在那後面一點點,金屬探測器有了相當劇烈的反應,他們挖了一下,就挖到那顆彈殼了。

當下大家就跟挖到鑽石一樣,那種 ... 算是喜悅嗎,真是筆墨難以形容。

教官的結論: 這件事證明了: 有志者,事竟成!!

彈殼的位置大概就在原本放槍的附近而已,怎麼跑到土裡去的沒有人知道。

好不容易找到彈殼,射擊當然就繼續了,接著大致上都很順利;

只是因為先前花了太多時間,所以我們有不少人沒有打到300公尺的射擊。

晚上的射擊也相當順利,而且有了前車之鑑,晚上視線不好我們更加提高警覺,沒有再發生類似的事。

夜間射擊真的跟薛又慈說的一樣,曳光彈劃出長長的射線,打穿一閃一閃的人形靶在後面閃著炙燄,滿漂亮的。

夜射比較可怕的靶場內處處都有陷阱,我們在佈場時有些同學一腳踩進了圓形的水坑,掉了一跤弄得滿腳臭水。

 

星期四上手榴彈課算是相當歡樂的;在步校刺槍和手榴彈都算是體能課,由體育組的教官帶。

這一天我們沒有真正的投彈,而是做了很多協調性和肌耐力的訓練,其中出現了幾個蛙人操的動作,弄得大家該該叫。

快下課前跑折返跑的時候被大家都搞得跟運動會一樣,而且葦哥也不知道怎麼搞的一直被調侃;

最後還有人勇敢的挑戰教官,當然是一點機會都沒有阿,教官真的是神。

從小到大我覺得體育老師就是兩種,一種是嚴格又機掰,另一種是會讓體育課真的成為大家最期待的課;

今天的教官應該是後面那一種。

 

星期五早上頭兩節課表上是什麼"國父紀念月會",實際上就是停課啦,

器材班趁這個機會把器材庫房檢整了一遍,整理個過程中不時竄出一兩隻老鼠還有蟑螂 (後者不是一兩隻)

我和乃中則是趕緊把文書的工作消化掉;前一天我們被交待要做七本武管的簿冊,每本藍皮還要上膜;

這大概是我在軍中學到最有用的技能加一 (另外一個是井字打結法)。

我們的動作算是頗快的,這大概也讓中隊長頗為寬心;他稍後跟一中隊長抽菸時大概講了這件事,

所以也害慘了一中隊的文書;一中隊長要他們在中午前把所有的東西弄好,不然就要洞八他們。

 

不知道有沒有人看老半天,覺得這一次的副標和文章內容沒有關係阿,講了一堆打靶怎樣怎樣,這跟文書有個啥鬼關係 ...

那 ... 接下來就是啦 ...

話說一大隊一二三四五中隊文書們朝夕相處,要沒有交流實在很困難;

到了這幾個禮拜,甚至很多工作都是文書們分相走告,其效率有甚於上級的指示。

因為文書們處理的東西都差不多,有些格式、檔案是大家都需要用到的;

如果某一個中隊的文書做好了(或找到了),其他人就不用再浪費時間,直接改成自己需要的內容就好。

因此,我在共用硬碟裡設了一個資料夾,叫做"文書都是好朋友",大家有甚麼共用的格式都可以直接丟到上面。

一個禮拜下來效果不錯,裡面的東西越來越多;有人不知道要怎麼做時,就會有其他人告訴他可以到"好朋友"那裡去找。

真的阿!!! 文書都是好朋友;下次在介紹給大家認識一下好了,因為我很糟糕的很多人的名字 (甚至是自己班的) 都還沒有記起來。

 

一個月了,這兩個禮拜的一些感想和發現 ...

1. 大隊輔導長真的是神出鬼沒,嚇死人了;然後他和大隊長好像不是兄弟,雖然他們的名字只差一個字。

2. 一中隊文書有葉師父遮罩阿,大家都不知道他們是誰;事實上一中隊換過文書,上一任的之前還滿常出現的。

3. 承上,之前的文書有一個好像是郭師堯(堯堯),乃中不太喜歡他;現在的有一個則是黃謝鈞,之前12班的好朋友。

4. 星期四早上我在等電腦室開的時候,著整齊服裝帶小帽,竟然有人對我說"輔導長好!!!",還有人向我敬禮,這哪招阿XDD

5. 承上,電腦室就在輔導長室對面。

6. 乃中星期四晚上不小心把三中隊文書做好的藍皮改拆掉了,奉送了兩罐運動飲料。

7. 承上,三中隊的文書是兩個女生。

8. 天氣變冷了,我很慶幸我有領到運動長褲。

9. 武管班真的真的真的非常辛苦,真的是非常需要大家幫忙,不要再說武管都不想擦槍這種話了。

10. 承上,儘管如此,我還是不想出武管公差XDD,根本就是砲兵營公差的加強版。

11. 掉彈殼是個悲劇,不要嘗試。

12. 永遠不要去挑戰我們中隊長的底線,因為現在還不知道在哪裡 ...

13. 要11月了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uperseansec 的頭像
superseansec

如果文字是最後的超越......

superseanse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