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兩個禮拜時間過著真漫長;

昨天舟車勞頓回到台北,才真正覺得南北還是有點距離的,坐車五小時,騎腳踏車大概三天吧。

 

步校,全東南亞面積最大的軍事學校,真的是令人笑不出來。

第一個禮拜,一切都亂,所有的事都得自己來。

我們中隊的建制幹部只有一位中隊長(相當於連長),一位區隊長(相當於排長),還有一位文書兵;

他們不是像在成功嶺的長官一樣負責幫你們處理各種事,而是指導你們去處理各種事。

我們第一天就有了實習幹部,都是我們學生自己;我因為之前當過參一公差,所以就自願去接了文書;

然後就是第一天晚上就在開始建資料建到兩點半,第一天就震撼教育阿,還好也只有那一天;

不過後來幹部都要開課前會,所以是也不太可能和其它人一樣準時睡覺倒是真的。

 

第一週的狀況真的是多到不行,在成功嶺適應的被安排好的規律生活,在這裡全得重新來過。

機步隊(機械化步兵)一共有200多人,第一次分組全部被劃到四中隊,

分兩個教授班,只有上課分開,其他生活起居全在一起。

結果就是吃飯的時候,前面進去的人以經吃飽出來了,後面的人還在排隊等著打菜。

洗澡的時候更是可怕,浴室的間數只有成功嶺的三分之一左右,卻要容納兩倍的人,結果可想而知。

後來第一教授班被剪下貼上到第二中隊去了(聽說是猜拳決定的 ...),大風吹換了寢室,一切才慢慢上軌道。

實習幹部都很辛苦,要擔的責任比大家大很多,長官的命令、同學們的食衣住行、 ... 所有事都要自己去想辦法解決。

晚睡覺吃不到飯是常態,辛苦了半天還會被罵;第一個禮拜收假出了很多狀況也是他們被罰。

不過好像已經有人開始被嫌了,那個幹部對我還不錯,所以我就先當作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好了。

另外才第二個禮拜,各班實習班長就為了擦槍的事吵了一個晚上,欸 ... 大家來日方長阿 ... ... ...

 

文書的工作更是馬不停蹄,常常一件事完成了,下一件馬上就跟著來;

我和乃中都開玩笑說我們根本就是在玩RPG,一項任務完成了馬上就有其他NPC丟新任務給我們。

頭兩個禮拜幾乎都在建基本資料和一些雜七八的,東西很多又很趕;

電腦只有四台,學生一大隊五個中隊的文書必須看誰動作快才搶得到,不時還會被長官"借去"用。

步校這邊又必須要照表操課,言下之意就是你不能不去上課,所以我們都只能用休息的時間來作業;

往往早上一起床換好裝就進電腦室,中午下課一回到隊上再進去繼續作業,下午下課後的體育時間也是在裡面一直到睡前。

每天都是資料、資料、資料,是還好我之前在高偉也做過類似的東西,所以不會說太生疏;

加上經過圖資系的歷練,Word、Excel的一些功能大致上都會用;後期的資料大部分又可以直接複製貼上,也算是可以快速解決。

 

因為怕一去吃飯電腦就會被別人佔走,所以一連兩個禮拜上餐廳的次數用一根手指就手得出來;

前一段時間都去打小蜜蜂,後來發現這樣真得太花錢,所以請打飯班打成飯包幫我們帶回來,或者我們晚一點再去餐廳吃(或拿);

這也是我跟小夫說我現在每天都三餐不繼的原因。

就說星期四的時候,乃中請值星排長和副學員長麻煩打飯班幫我們打飯包,結果兩個人各一餐都沒有講,讓乃中十分之不爽;

我們去餐廳時只見打飯班一臉錯愕,接著調侃那些幹部,還說以後要打飯要"直接"跟他們講。

然後也因為絕大多數的時間都泡在電腦室,我現在真的覺得我跟其他中隊的文書反而比跟自己的班兵還熟;

實在對不起自己同班的弟兄,很多工作時我都不在,要收什麼東西我也常常會最後才交。

一切也都要很感謝文書好搭擋乃中,擔下了很多像假單這一類比較複雜的工作,他真得比我辛苦很多。

 

其他生活方面嘛,一天的生活大概是這樣 ...

早上六點起床,盥洗,早點名,打掃,吃早餐,集合帶去上課,吃午餐加午休,集合帶去上課,吃晚餐,盥洗加夜間活動,晚點名,睡覺。

早上和下午去上課前都要繞校園,即使教室就在隔壁也要唱歌答數繞到步校精神堡壘那,給長官看一看唸一唸。

不過因為我都在弄文書的事,所以常常是免早晚點名;有時候會和打飯班一起出發去上課,所以也有機會逃過繞場。

在這裡的生活會比成功嶺自由,進餐廳不用在喊通關密語親愛精誠,下餐廳也是吃飽就離開,不用以桌為單位下餐廳。

吃完飯要自己洗自己的碗盤,先倒掉廚餘後在清水裡浸一下,再到肥皂水裡浸一下,最後沖掉,就洗好了,比成功嶺還不仔細;

我在想哪一天如果步校爆出食物中毒,一定是這個原因。好消息是可以自己帶回隊上洗,因此我們很多人已經自備了洗碗精和菜瓜布了。

用完餐的時間大致上是自己的,可以去營站;下午第八節通常是體育活動時間,可以去跑跑步、打籃球、一樣也可以去營站。

不過第一個月還是以團體活動為主,所以所謂的"自由活動"時間目前還暫時被管制。我們目前的夜間活動以打掃和長官精神講話為主。

吃完晚餐通常也會要求要完成盥洗,步校的浴室實在不能跟成功嶺比,間數少就算了,設備更是差強人意。

房間是比較大也比較明亮,不過沒有比較涼快,經理裝備也是東缺西缺;我第一天睡的床連內襯的床套都沒有,那張床就是一大塊棉花,

後來索性就直接套外床罩了,再後來就換房間了所以我也不知道現在是怎樣。另外,步校用的草蓆之腐朽真的是令人不敢恭維。

 

這裡的伙食比較好吃倒是真的,變化也比較多。

成功嶺的早餐清一色是各種饅頭在交換,在這裡我們已經吃過包子和大亨堡;蛋的種類也多很多且都不難吃,不像之前只有白色的茶葉蛋。

早餐的飲料也不只紅茶和麥茶,之前就有出現過可可,還不錯;午餐和晚餐有時候會有甜湯或飲料,星期四喝到的紅豆湯還滿好喝的。

這裡的麵也比成功嶺好吃很多;成功嶺的麵我是看到就不想吃了,這邊的卻是加菜的新選擇。

青菜烹調的手法也高明很多,而且副菜的種類多了很多,也比較好吃。不過水果不是一桌一桌分配的,想吃的要快點去後面拿。

另外,餐廳外有正食以外的新選擇,藍色的小卡車上載著蔥抓餅、雞排、還有各種500cc飲料到處兜售,那就是俗稱的小蜜蜂。

我們一開始以為他是外面的餐車,想說這也太強大,外面的車怎麼可以隨隨便便開進步校;後來才發現那其實是營站熱食部的外賣車。

小蜜蜂也真的是到處飛,哪裡有學生上課哪裡就一定會有他們的蹤跡;

操課後或打野戰飯盒時來一杯他冰冰涼涼的飲料像當舒暢,不過喝多了也得多留意自己的體重 ...

 

頭兩週大部分的課程都是室內課,目前上的室外課只有旗號通訊、急救課程和刺槍;

室內課的部分,舉凡通信設備、地圖判讀、膳食管理、軍風紀、戰場抗壓、......都是上課內容;太多了我就不一一羅列了。

目前遇到的教官也都很不錯;專科的知識以外,教官最愛講的大概還是一堆又一堆精彩豐富的軍旅經歷,

我想我們也很愛聽,這大概也算是為我們將來下部隊做些預習。

不過好日子總是過得特別快,下週開始連三個禮拜都有槍的課;不用懷疑,難過的日子就要來了。

另外,大部分的課課前都有宿題作業,這東西還滿討厭的老實講;

而為了讓我們在步校的日子可以比較愜意,軍書都在週末的時候把整個禮拜份的作業發了請大家先寫完。

還有阿,有些課課後會有考試,要算成績的;如果考不好,嘿嘿,那就準備被洞八吧;

雖然目前我們只有通信設備那一堂課考過試,不過在步校還有很長一段時間,未來會怎樣呢,還得看教官臉色了。

 

我們的中隊長人還不錯,講話也常讓我們呵呵笑;

我感覺他的個性跟驚嘆號士官長還滿像的,他已經好幾次不帶我們繞場,我覺得是他自己不想走那麼遠。

區隊長人也很好,只是不知道為什麼他總是一直很忙碌,而且其他建制幹部對他的觀感好像都不是很好。

另外因為當文書,所以也常常接觸到很多其他幹部;

像是我們隊和其他隊的文書兵、參一姐姐、預財士、其他中隊的隊長、甚至是大隊輔導長。

大隊輔導長真得很愛講故事,又很會跳tone,多拉西扯得可以講一大堆;很多人聽他講話都聽的煩的要命;

不過輔導長其實人很nice的,大概就是喜歡跟人聊天吧,星期四他就拉了二中隊的文書陪他喝茶聊了很久 ...

 

第二個禮拜了,一切還在適應中;文書工作的忙碌期應該差不多快接近尾聲了,希望下週開始生活可以慢慢恢復正常。

當時在分隊的時候我們處心積慮的想要讓11、12班好朋友可以在一起,結果被擺了一道,最後只有我和世堅留在四中隊;

再扣一扣被丟到海軍、後備、還有反裝甲的,雖然都還在同一大隊,卻也算是小小的個分西東。

大家在不同的中隊還是要各自努力阿,然後放假我們在一起出去玩吧。

再來是新朋友,中隊長當時在重分隊的時候要我們自己分成三個排,

結果一個人喊了一連的來這裡,大家就照著成功嶺的一連、二連、三連分下去了(兵器連被裂解 ...)。

所以我現在的鄰兵幾乎都是步一連的熟面孔,甚至同一排的都是;再次幸會,鄰兵;未來四個月還請您多多指教。

 

到了步校後也深刻的體會了很多事 ...

步校真的很大,而我還沒有去到後山 ...

步校的長官真的是不苟言笑,還好這不包括教官 ...

回家的路不是好遠就是好貴 ...

能夠每天九點半準時睡覺,真的是一種奢侈的幸福 ...

以前恨不得多待幾分鐘的營站 (全家),現在變的好廉價,因為他甚至會自己開到你面前 ...

在成功嶺會瘦是因為天天都有體能鍛練,在步校會瘦是因為餐餐都吃不飽 (單純個人因素) ...

說到會瘦,今天量了一下體重,最新的數字是70,我想這幾天沒有什麼運動加上小蜜蜂可能有微微的增減不一定。

然後我決定了,如果我可以瘦10公斤我就要告白!!!

不過按照目前的風向來看,到時候可能不見得有那個機會就是了XDD

大概先這樣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uperseansec 的頭像
superseansec

如果文字是最後的超越......

superseanse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