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成功嶺的日子熊熊進入第六個禮拜,時間過的很快阿,再兩週就要離開啦。

到步校後會是怎樣我現在也不想去想像,當下還是有很多事必須要先做好。

這禮拜去出砲兵營公差的時候跟孟儒聊了很多戰略遊戲的東西,

然後我們也在那邊自嗨把這六個禮拜遇到的一些單詞用遊戲王的口吻來講,

所以 ... 這就是標題的由來。

 

廢話不多說,馬上進入這兩週的專題報導 ...

動庫公差

既上次介紹了抓鳥公差、樹枝公差得到熱烈的迴響,本文在介紹幾種公差給大家認識;

其中第一個,這個是動庫公差,全稱動員庫房公差。這是高裝檢的遺毒。

動庫公差在之前高裝檢的時候出的頻率比較頻繁,內容就是把庫房內任何你想像的到的東西搬出來陳列;

最常見的當然還是武器裝備,絕對有機會看到65K2步槍以外的種種軍火,像我這種對槍有興趣的人可能會滿興奮的。

動庫在某一層面上其實不會太操,不過集中火力的那差不多一小時是會累死人的。

那些槍砲可都不輕阿,有些要七八個人搬還未必能一次到位,如果要搬下樓那更是考驗大家的手腳平衡和肌耐力。

第一次出的那次還有些是只要搬某幾箱,必須要把上面的先移走才能搬下面的,庫房內的通道又超小,難上加難。

然而,這個公差相對休息的時間也不少;因為這些武器被搬出來是要檢查的,檢查的時間嘛,自然是沒事做。

像上一次和葉師父出的那一次,只搬了幾箱就被叫去休息,

後來來誤打誤撞的好長一段時間都沒叫我連的人再去搬;果然是葉師父護體阿!!!

然後,動庫公差的時間通常很長,如果剛好在某些課的話,權衡之下還真的是比較爽。

禮拜二我們班和12班一早起來就被指示換整齊服裝,沒有跑步不用打掃匆匆吃完早餐,就被抓去出這個公差。

搬東西的時間沒有很長,趴著睡了好一段時間;當然在搬東西的時候大家都是哭爸哭母倒是,搬到最後真的是會沒力。

然後因為整個公差的時間超過了中午用餐的時間,營長指示各連連長要帶我們去全家,可以休息到兩點再去操課。

我們就這樣很歡樂的在餐廳吃著自己買的午餐,一邊聊天一邊吃。

下午原本休息完是要照表操課的,結果才剛走出連集合場,班長就接到連長電話說我們不用上去了,避開了整天的單戰。

好像是因為有小飄雨,看到那些去上課的同學回來都很狼狽,有人還揹了兩把槍;他們看我們的眼神感覺有一種敵意 ...

 

不能打的靶

在課表上發現星期三要打靶了有一點興奮,當天一早我們一樣是沒有跑步匆匆的吃完早餐也不用六查就被帶上去。

翻山越嶺終於到了歸零靶場,心想射擊預習了這麼久,這一次終於要玩真的了,緊張緊張緊張 ...

到了靶場我們被安排在鋼棚底下,一些班長們很快的被召集去試槍,還有一些同學被抓去當彈藥兵,

近距離的聽到子彈即發的聲音,碰碰碰的,我們還是等著;心想可能等一下就輪到我們了吧 ...

結果等著等著等著 ... 一個小時、兩個小時、一個早上,耶?? 原來歸零不是給我們打喔 ...

真有趣那把我們全連叫上來幹嗎阿,每個人還要揹一把操課槍,不要讓我們閒著也不是這樣玩法的吧。

靶沒有打到,大部分解倒是玩了好幾次 ...

後來知道好像是因為我們那週是值星連,所有幹部都要投入射擊的作業,當然是不能放著我們沒人管阿;

所以只好通通帶上來,其他連的就只有揹靶槍的同學上來而已。

不過等待的時間也真的太漫長,所以後來在玩大部分解的時候我就給他一直上去操作 ...

 

六員公差上全家

星期三晚上是士官長諭定的步一連全家日,雖然放不放的決定權最終是在連長,不過這項承諾一項都會被履行。

然而這個禮拜三晚上下雨,加上擦槍之類的事情一大堆,所以上全家這件事就被河蟹掉了,引起大家相當不滿。

黃靖堯說: 也總得要有個人出來說明一下狀況,這樣大家至少會比較服。很多人也說: 就算穿雨衣,也要上全家。

星期四,大概是小綠有去和昱政班長反映,所以吃飯前班長承諾大家,如果大家槍都擦完,他會請示連長放我們去全家。

晚餐前又開始下起大雨,吃晚餐的時候大家又開始擔心今天的全家大概又要不見了 ...

就在以桌為單位下餐廳前,昱政班長跟大家宣布,各班律定三人下來洗碗,其他六人外面集合出公差。

這實在是太莫名其妙了,而且現在還在下雨欸;大家穿著雨衣在外面,有點悻悻然,不過也有人好像知道是怎麼回事。

帶隊的是查班長,我們一路穿過了連上,又一路穿過了集合場,心想奇怪,如果出公差不都會先在連上集合嗎 ...

然後這個方向怎麼看都像是要去全家的樣子 ... 就在還有點不知道是怎樣的時候,我們已經站在全家前面了。

查班長: 七點十五分集合!! 太歡樂了可以待大概半小時。不久後被洗碗的人也到了,不過我們第一批待得比較久 ...

 

這真的是很有智慧的作法阿,畢竟在餐廳內也不好大聲嚷嚷搞得其他連都知道我們又要去全家;

不過你至少先講好讓我把錢帶好嘛 ...

 

六發,裝子彈,送上槍機

期待的打靶日終於到了,打靶的地方是在往904旅的方向,大概在半山腰的地方,比單戰近一點。

到了靶場所有人都是宇宙無敵很嚴肅阿,靶場上是不容許任何差錯的,程序、規定、子彈數量、彈殼數量 ... 所有都是。

在沒有主官授意下,為了安全,所有人員在靶場上嚴禁脫盔;世堅就是這個規定的犧牲者,交了500字的心得 "我為什麼要脫盔"。

打靶使用的槍枝是平常操課的65K2,不過為了避免意外,會有一批專門的靶槍由軍械班負責保養;

軍械班每一次保養槍都要花上很久的時間,相當辛苦,而一般的操課槍拿來打靶可能會膛炸。

程序完全是按照射擊預習的走,下一波射手就位、置槍、臥測預備、六發 (裝子彈、送上槍機)、試瞄 (此時靶會升起來幾秒在掉下去)、

左線預備 (深呼吸)、右線預備 (開保險)、全線預備 (靶再次升起來,開始射擊)、停止射擊、射手起立、取槍、一路下靶台 ... ... ...

打靶前要進行清槍以確保藥室內有無異物,打完靶要再進行驗槍以確保沒有子彈沒有卡在裡面,並將槍機固定在後供下一位使用。

在靶場一律採高端槍,以保證你的手指沒有扣在板機上。

 

打靶是所有科目中最重要的一科,鑑測時也占最多分;當然也就是我們連長最重視的一科。

連長承諾,這兩天打靶只要有任何一次滿靶 (六發全中),就可以多去一次全家,因為一般來說前幾次不會打得太好。

不過出乎連長意料之外,我們第一天就有將近三分之一的人至少一次滿靶;

士官長看到我們的成績相當驚訝,說我們是這幾年來頭一次新手上路就可以打這麼好的。

本人嘛 ... 第一發打出去靶就打下去了 (這一天打中彈打靶),我自己也嚇了一跳,然後接下來又連續倒了四次 ...

只可惜第一天得失心太重,所以上去打兩次都是五發的殘念。

第二天一開始手感不好,槍托沒有抵緊還讓拉柄撞到鼻子,所以沒有打好;然而第二次就穩穩的送他六發啦。

滿靶的感覺真的是大快人心!!

更厲害的是薛又慈啦,四次就有三次滿靶,唯一沒滿靶那次是槍枝問題;

然後成茗又太哭哭,四次有三次是五發,沒有滿靶 ... ...

 

砲兵營公差

後來幾個禮拜被大家罵到不知道要用甚麼形容詞的,那就是砲兵營公差了。

在我們五營隔壁的砲兵營,最近準備要教召,所以必須把他們分散在各地的裝備搬回來;

然後砲兵營現在除了一堆長官和幾個兵以外,沒有其他人;搬東西這種事總不可能叫連長做阿,所以只好從別營拉人。

據他們一位連長表示,他們一開始是跟步四營的借人,後來四營結訓了,所以輪到我們。

然後在他們某一次放假前拉人,砲兵營公差就整個黑掉了;在此羅列幾點 ...

1. 差點不能放假

第五週放假前的砲兵營公差被留到很晚才被放回來,

我們都已經換完裝收好行李,準備要離營宣教了,他們還不知道在哪裡。

搞到人家都要放假了還不放人,這些先列最後當然是匆匆忙忙的,營長宣教到一半才進到隊伍裡。

從此砲兵營公差的惡名不脛而走。請向鮑伯、世堅、還有成茗致敬。

2. 摸黑盥洗的代名詞

同樣的如果是晚上出砲兵營公差,放回到連上的時間大概都已經九點多了。

我們九點半就要睡覺,你九點多才放人回來他們要怎麼整理內務家和盥洗。

不用說,可以上床的時候早就已經熄燈了。

3. 福利和休息的絕緣體

動庫公差耗費體力,但至少有休息時間,弄太久還有可能放福利;而在砲兵營公差幾乎和兩者是絕緣體。

砲兵營的某幾位長官很喜歡用一種方式來搬,就是一路灑開用傳的;

這種方式雖然不用移動,但其實是更累的,因為東西一直來,你的手不會有休息的機會。

會不會比較快完成那就不得而知了。

實際上,福利和休息要看帶的人是誰;有幾位連長還不錯是不會讓我們一直做一直做,也會和我們聊聊天;

我有出過一次晚上裝雨衣的,帶的連長有律定人去買飲料,另外一次晚上他們士官長帶的,搬完後甚至有放全部的人去全家。

不過大部分的狀況當然是沒這麼爽;這一次和孟儒去的,連搬了兩個多小時總算是可以休息了;

結果他們的 ... 應該是營長,走下來劈頭就問: 那些人幹嗎坐著;是有個連長說我們已經搬了很久了他才沒有繼續講下去 ...

砲兵營那邊雖然總是說搬完就可以休息甚至放福利,鬼都知道這就不可能;因為東西這麼多根本就搬不完,根本就不是效率問題。

4. 照三餐拉公差

這真的很誇張,就是第六週頭幾天,砲兵營真的是照三餐拉公差,早中晚各一次。

而且一次拉就是一個連25到30人左右,步五營四個連就給他拉走了100多人,都可以在獨立成一個砲兵營公差連了。

三餐飯後都會聽到班長指示小綠抓砲兵營公差,心想: e04,又來了 ...

 

後來發生了什麼事呢??

大概是星期二晚上的公差,那邊的長官可能真的是太凹到有點過份,回來之後他們應該是被1985了。

第二天早上原本還要再拉就被營長回絕掉,那一天給他拉的大概又是照三餐。

營輔導長雖然沒有明講,不過語重心長得跟大家說,有什麼不公的待遇還是先跟連上或營上的幹部反應,不要搞得他們都不知道。

聽到這裏我們大概就知道發生甚麼事了。套句很多人說的: 跟別人借人還這麼囂張。

然後有一天我們在跑3000的時候,有一些人體力比較不支脫隊在旁邊用走的,正好遇到砲兵營的人,竟然被婊說: 步跑不完吼 ...

黃靖堯知道後就說: 當時為什麼不回嗆他: 家搬不完吼!!

 

參一公差

在軍中,參一就是處理各單位人事的那個人;而我們參一公差就是幫我們連的參一班長處理那一堆人事資料。

我在一個莫名其妙的情況下接下了這個職務,其他有幾個班當時沒有聽清楚,把"參一"聽成"班一",

所以還在納悶為什麼要叫"班一"而不叫"班頭"的班頭就順便也當了參一。

帶我們參一公差的是我們11班之前的班長嘉軒,不過這個時候他才正準備要去幹訓班,不是士官所以還不是正式的班長。

參一的工作是相當繁雜而且要相當細心的阿,因為要處理同學的資料,舉凡謄寫、蓋章、校正,一樣都不能出差錯;

所以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參一的字也不能太醜,而且最好是大字小字都可以寫。

頭幾天出參一時覺得很浪費時間,因為班長格式還沒有搞清楚,所以我們大都是閒置的狀態,不小心還會被人事官抓去出他的公差。

不過到了後來參一公差就真的是還滿爽的,不用擦槍、晚上的公差也全不用出、而且一定可以準時洗澡睡覺;

要做的事情也相當容易,就細心一點就好了。比較美中不足的是連辦室沒有冷氣也沒有窗戶,所以還滿悶的。

對資料的時候看到一些人年輕的照片也真的滿有趣的。

 

士官長

士官長大概真的是我們步一連的精神支柱,每次只要士官長出現,我們的士氣就會狂飆。

士官長是原住民,說話風趣幽默、經驗也相當豐富、又很阿莎力;無論講課或閒聊,常常莫名的就會戳到我們的笑穴。

士官長也是放福利最乾脆的,說去全家就一定會去,晚上擦槍還讓我們看電視新聞。

不過他噹起人來也是很兇,第一個禮拜我們手腳不靈活在卸板凳時常常會有人掉,所有人就被要求扎回去重卸;

而且秒數一次比一次短,到後來甚至有人白目到秒數全都耗完了,士官長就叫我們晚上全副武裝到中山室練習卸板凳。

在那之後我們沒有再掉過板凳,士官長好像也沒有在發過脾氣。

那個時候就有人說: 有沒有士官長上一秒還在罵人,下一秒就在講笑話的八卦阿。

後來沒有揹值星的士官長常常在連上處理一些勞務 (澆花和修籬笆),或著去當割草人員;

常看到他戴著一頂布質遮陽帽,駕著連上的法拉利除草機,轟隆隆的從我們身邊經過,吸引大家的注意力。

 

關於士官長有一些傳說,有人說他曾經從二樓直接跳下來,而我是親眼看到他從一樓遮棚的桿子上盪一盪,就直接盪到二樓去了。

另外 ... 這我想大家都有聽到,晚上我們在擦槍的時候,士官長在他的房間裡一邊彈吉他一邊唱歌,超帥的。

還有 ... 對於某些事情或規定他還滿不拘小節的,甚至是有點隨性;聽說士官長有被督導,因為他違規把腳踏車放在寢室裡面 ...

也不算是甚麼挑戰既有規定,不過你常常會覺得士官長一直是站在我們這一邊的。

 

打飯班

這個禮拜第二代的打飯班誕生了,接替樹海工作的是,之前最喜歡拿打飯班的事來調侃他的張鐘尹;

而12班的新打飯班,竟然是無為而治的葉師父。

打飯班是大家公認的爽差,提早下課,不用六查,還可以慰勞自己替自己打最多飯菜,更可以避掉其他公差;

張鐘尹的這首打油詩就真的是恰到好處 ...

"因為打飯班,當兵不簡單,西瓜像座山,六查不用參,步槍臨兵搬,全家去到翻,自由像隻鳶,謝謝十一班,我想吃丹丹"

正因為如此,打飯班也常常被我們婊說是"打混班"。

當然我們不能只看爽的部分,打飯班實際上也有他相當辛苦的地方。

提早下課不是休息,是匆匆忙忙的打點各桌的湯、飯、肉燥、水果;如果今天伙房動作慢了,或班長沒有規劃好,或太晚下山,

他們就得犧牲自己的吃飯時間,穿梭在人群中補菜。

不用六查,是因為他們可能得忙完才能吃飯;飯後除了自己的餐盤還要洗飯桶、廚餘桶;還有人要清點餐具,有少的話他們也很麻煩

所以打飯班是沒有午休的。而這麼辛苦,吃多一點也是應該的。

 

即便如此,葉師父在打飯班似乎還是過得很爽 ...

聽說葉師父在打飯班也常常偷懶,做事避重就輕,吃飯倒是吃得比誰都多;

我們就有看到好幾次,其他人還在忙,葉師父卻已經在吃了;要不就別人還在洗鍋,葉師父卻已經在寢室裡面。

因此,自從葉師父成了名副其實的打混班後,他被嗆的頻率又增加了。

科科,其實我覺得大家講這種話應該單純只是想要嗆葉師父而已吧,我想葉師父應該還是有在盡力做事的 ... ...

 

另外一件有趣的是,之前抱怨兵器連的西瓜比較大片;不知道何時開始,我們連的西瓜也開始堆得跟座小山一樣。

張鐘尹和葉師父又特別圖利我們兩班,所以我們兩班的西瓜好像又特別多 ...

 

汗疹

第五個禮拜快放假的時候,長了滿滿小腿的汗疹,左右都是。

膝蓋邊緣以下佈滿密密麻麻紅紅的小點點,看上去還真的是怵目驚心,而且奇癢無比。

後來回營後我擦了爺爺給我帶來的藥,幾天後消了很多,再放假的時候就全消了,謝天謝地。

唉 ... 這一定是我穿著兩天沒洗的迷彩玩敵砲擊的結果 ...

 

替代役

首先聲明,以下文字可能存在有諷刺、批評、刻板印象、以偏概全、甚至是鄙視;

如果你覺得好像是在講你,那不用懷疑,你可能已經被我鄙視了。

覺得會不舒服就請不要看,純粹表達個人看法,觀念問題歡迎討論但無意引戰。

 

每一次上單戰都會看到一大群一大群的高矮胖瘦參差不齊的人魚貫進入運動場作一些奇怪的運動;

晚上其他營區都不開路燈,只有動員庫房附近的道路燈火通明,那就是替代役。

替代役是目前義務役招募制度的一環,提供給一些有特別需要而無法服常備役的役男仍有報效國家的機會。

與常備役不同的是,替代役是歸內政部管轄,而非國防部;因此訓練甚至生活打點上也和我們不同。

我認識去替代役的朋友大都是身體狀況的問題;

舉凡太胖、太瘦、近視太深、有某些隱疾而被判定為替代役體位的人,就有機會加入替代役。

另外從李泳泉的日記中得知,也有一些是因為家庭因素,可能是因為單親、父母雙亡、家中有長者只有他可以照顧等。

所以我現在一直努力在修正替代役等於病人這種偏差的觀念。

替代役新訓時間是三個禮拜,之後再分發到各種社會服務單位去,這些單位包括警消、教育、文化、外交部、還有一些行政機關。

這個部份應該和我們當時考預官有點像,似乎也是要靠分數來排序,不過他們的分數是在新訓時期的成績;

另外以文組的觀點來看,我覺得替代役的一些單位比較可以讓我們發揮所長。

 

我相信替代役的訓練一定也有他們辛苦的地方,但是以"我們"的觀點還看,實在是很難這樣講。

單是從他們每天穿著短袖長褲上室內課,我們卻是穿了兩天沒洗的迷彩全副武裝扛了兩把槍上單戰;

或著是將來他們事情沒做好是被學校老師責備,我們卻是被沒有腦袋的長官幹到你會懷疑你還是不是一個人;

我就實在很難認同,替代役有多辛苦,根本就爽的要命。

另外伙食也真的差很多,看李泳泉的板上描述的,他們吃的東西跟我們真的是天壤之別;

還有什麼早餐甜湯換成粥會很靠杯,生在福中不知福阿,國軍弟兄每天早餐都有粥,好不好吃還得另外講。

上一次歸零打靶時有經過替代役住的地方,跟我們那邊一比簡直就是度假中心,不過聽說他們房間沒冷氣就是了。

 

其實我很多朋友是替代役的,但我不會否認對於替代役的某些部分我是頗瞧不起;

特別是常常聽說有些人盡一切力量把自己變成替代役,那是真的打從心底的鄙視,沒有擔當嘛。

一些家裡的親友也會問說,欸?? 為什麼不去服替代役;我會很直覺的不以為然,我一切正常、身體健康,我幹嗎要去替代役。

所以也請不要再拿劉昭熙的體重開他玩笑說你沒有替代役喔,我是真的會很惱火的。

另外國家的政策也是一個問題,當兵自然是要吃苦,要受約束,訓練自然是不輕鬆;

但你讓一些可以為你打仗、在前線犧牲的人生活品質不佳,讓那些沒有戰鬥力的人過那麼爽,這根本就是相反了嘛。

我們可以為國家賣命的被管東管西的,他們同樣是服役卻不用受軍法、憲兵管制,

大家薪水又差不多,誰會這麼笨願意來當兵阿;聰明一點的人當然是能避開就盡量避開阿。

 

感覺當兵之後變得有點血氣方剛,潛藏在內心傳統的男人的因子大概也被激發不少了。

體能和身體狀況不是斷定一個男孩子的標準;但是我會認為勇敢接受軍旅挑戰的男生,未來在面對問題時一定會和沒有的人不同。

我想,短時間之內我對替代役的觀感應該還是不會改變的。

 

另外講一件替代役的人很奇怪的事 ...

某一天我們去全家買東西,遇到了幾個替代役的人也來買(衣服不一樣很好認);

他們人很少,卻提著大袋小袋的,一看就知道是一個人代表全部人來買的樣子。

強者我學長黃靖堯就去跟他們攀談 ...

靖堯: 你們是幫大家來買東西嗎??

替代役: 是阿

靖堯: 哦,是因為你們人太多,大家都來怕會塞爆嗎??

替代役: (得意貌) Yeah, something like that ...

靖堯: (愣住) ... .... ... ...

烙甚麼英文阿,是以為我們當兵的都聽不懂英文喔 ...

事後我就跟可曄說,黃靖堯當時一定是傻住了,不然應該跟他說: 烙英文很秋嘛,來單挑伏地挺身阿!! 

 

司令部的突發奇想

大概是確定中秋節不會么八放了,那一切就照原本安排的吧,倒也無所謂。

星期五早上我們上單戰,在那邊先挖左側土再挖腳跟土、敵砲擊、起立肩射、... 好不容易下了山;

心想吃了這頓午餐,下午好好打掃,就要放假了;單戰一結束馬上進入半休假模式。

不過就在吃飯之前,連長卻突然宣布,剛剛收到司令部的命令,

由於周末有颱風,擔心大家會無法回營,因此這個周末全部人留守,這兩天假併到中秋節後兩天放,連放五天。

所有人立刻開始哀嚎抱怨,好不容易培養的休假心情瞬間被消滅,心態從星期五模式變回星期一模式;

然後我們11、12般的中秋節計畫大概也泡湯了,連假的話大家一定都會回家。

長官那邊也好不到哪去,營部要把當天下午的專車取消,又要趕緊生出400多人份的晚餐;

營長表示,他們已經緊急的叫明後天的菜,不過當天晚上的一定是不夠,所以請各連連長要帶我們去全家。

我們連長設想周到,還叫輔委統計當天要退車票的人數,連長那邊代為退票;也叫大家要打電話回家講。

吃完午餐和一些同學在中山室喝飲料消消悶氣,大家都在抱怨;

沒有放假了,下午當然是正常操課,我們只好怪怪的去操刺槍、丟手榴彈。

 

不過後來想一想,這樣好像也不錯。

竟然有颱風嘛,那這幾天一定是無法上室外課;就算是擦槍、練軍歌,折算一下不會比較不值得。

而且連放五天,星期四星期五還可以回大學晃晃,看看老師和學弟妹;再撐個幾天就是五天假,也滿爽的。

下午大家慢慢的調適心情,大體上心境已經調整到要連放五天的模式。

連長銘哥也真的是相當有規劃,他知道今天晚上全家一定會被橫掃;因此要我們一下課,每班就派出先鋒部隊,

由班長帶領先去全家收刮各種主食,然後晚上再讓沒有去的人去買一些零食、飲料、其他東西。

每個人都非常讚賞連長深謀遠慮,大家的士氣也高長了許多;手榴彈課在幾位連長相互較勁誰丟的遠的狀況下,也算是圓滿結束。

 

然而,就在先鋒部隊挺進全家,我們其他人回到連上時 (我去幫器材搬搬東西,比較晚到);

才剛回來,就聽到安全廣播在說 "請入伍生換裝準備休假"。

一開始我還以為我聽錯了,結果上到二樓,發現連上早就已經一團亂。

所有人迅速的被叫去置裝、換裝、領行李、領手機,亂七八糟匆匆忙忙的 ... 其中穿雜著更多的抱怨聲。

哪裡有人可以午令夕改成這樣的阿,國軍不是一向都很沒效率嗎,這一次倒是相當迅速阿。

無奈的不只我們,連長早就已經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了;

營長更是無言,下午才跟大家道歉晚上會吃緊一點,現在又要道歉沒有專車請大家要用走的

取消了專車我們現在全都得自己走出去,計程車的生意今天大概翻了不知道幾倍。

然後我們回營後才知道,當天晚餐400人份的炒飯還是有生出來,結果全部被班長們吃掉;

每個班長拿著我們裝飯的鍋子一鍋一鍋的吃,吃得撐得要命,都要反胃了。

 

放個假心情跟衝浪一樣,我們深深的覺得這一次一定又是1985惹的禍 ...

不過運氣不錯的是,星期天颱風正強,所以收假延到星期一么八,這也算是不無小補啦。

然後星期一給颱風放掉了,下一個禮拜就只有操課兩天半啦!!

 

呼 ... 這兩個禮拜大概就先這樣了吧

成功嶺系列可能快要結束囉,畢竟在兩個禮拜就要離開這裡了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uperseansec 的頭像
superseansec

如果文字是最後的超越......

superseanse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賀
  • 推替代役那段
  • bemyselfiris
  • 很欣賞你說的那句:我一切正常,身體健康,幹嘛要去當替代役那句話^^感覺昭熙先生變得更有男子氣概和正義了!恭喜啊~~如果每個人都能夠正視自己的責任與義務,並且認真的去執行與完成,這樣社會一定會更美好的!支持像你這樣願意付出,願意扛責任的態度,祝你當兵生涯順利^^
  • 阿阿德歆好久不見~~
    哈哈,沒有啦XDD我只是覺得自己有能力做的事就不應該去逃避
    再加上以我們的觀點,替代役真得是太爽了

    欸妳最近工作還順利嗎

    superseansec 於 2010/11/07 13:30 回覆

  • bemyselfiris
  • 應該還算順利^^沒有什麼困難的部份,但是『麻煩』的庶務倒是不少,瑣碎枯燥的也不少XD(有些也是像你們當兵一樣,是為了要迎合上司才做的無腦任務,雖備感無奈卻還是要完成,所以我說,責任感真的很重要~~因為能讓你心甘情願想做的事其實不多XD)還好本人我天性樂觀,即使無聊也會硬找樂子度過,苦中作樂~~ㄎㄎ~~不過也因為是平順的生活才能讓我向外發展哪(笑)。負責任雖說是每個人都知道的美德,但是真正做到,而且是認真做到的人現在倒是很少哪(苦笑),恭喜你成為少數中的少數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