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啦,我承認這一篇是九月底才補上去的。

因為我還滿會浪費時間的 ...

 

這一篇來跟大家講一下我們在成功嶺都在學些啥好了。

單兵戰鬥教練

如其名,就是一個單兵在戰場要如何應對各種狀況。

一共有十關;一開始,班長先指導基本的三行三進 (潛行、側行、爬行、伏進、滾進、躍進),

之後再照著準則一關一關帶,指導我們每一關要怎操做。

到後來我們漸漸孰悉後,我們就要一邊覆誦準則內容,一邊做動作;班長只會下達狀況。

大家常看到我最近打什麼"請鄰兵以火力掩護我" "敵砲擊" "此時空氣中有濃厚大蒜味" 都是來自這個。

 

單戰是所有課程中運動量最大的,大概也是大家最討厭的;每次當有人說明天要上單戰,大概就會有人哀嚎。

倒也不是說單戰本身怎麼樣;事實上,單戰是唯一有機會可以拿著槍亂瞄的,一般時候可是嚴禁把玩槍枝阿。

不過每次要前往單戰場的路程才真的是讓我們知道,我們是在當步兵 ... 走到單戰場,大概第一節課就已經差不多了。

練單戰的場地除了兩個標準單戰場以外,還有可能在震撼教育場或核生化教育場,最後那一個場要越過半個成功領,我們只去過一次。

這個場地不知道是怎麼分的,似乎是和器材班佈署的速度有關,那還真的是辛苦我們的器材班了。

 

再來是玩單戰的裝備,全副武裝還要扎防毒面具、刺刀、土工器具,當然還是要帶槍。

因為會有一堆臥倒、置槍、出槍試瞄的機會,無可避免的槍一定會蓋上一層土,晚上擦槍就哭哭了。

再來 ... 土工器具很容易在上述的過程還有什麼翻身入坑內、水平收回土工器具的時後沒有扎好就掉了;

因此土工器具常常是班長們給我們 "機會教育" 的戰利品。

 

總之單戰真的不太好玩,鑑測趕快解決了就別再玩了。

不過還是講一下單戰的一些有趣的事 ...

第四站 -- 敵火下作業

單兵: ... 先挖左側土,在挖腳跟土,將土以水平方式前送後抽至胸前築成胸牆;再挖右側土,再挖腳跟土,翻身入坑內 ...

班長: 別看準則寫那麼簡單,挖一個散兵坑大概至少要一小時吧。

單兵們:  ... ... ... 那不早就被射死了嗎

班長: 大概吧 ...

第五站 -- 敵砲擊、毒氣

班長鳥鳥: 跑起來!!! 敵砲擊!!!

單兵: (邊臥倒邊murmur) 你不覺得他在講敵砲擊的時候很像在念英文嗎

(這的是大家最愛學的,後來只要有差不多的場合就會聽到大家在用該班長的口吻在那邊"跑起來!!!敵砲擊!!!")

一樣是第五站 -- 敵砲擊、毒氣

班長: 此時砲聲低沉且空氣中有濃厚大蒜味,試問單兵該如何處置。

單兵: 請鄰兵的大蒜麵包分我一片 ...

(附帶小常識: 芥子氣的味道即是大蒜味,他是一種糜爛性毒氣,一戰的時候的毒氣主要就是這個 ...)

第六站 -- 敵鹿砦

單兵:  .... 兩旁無側防機關集詭雷設施 .... 報告班長,那如果實戰中有的話要怎麼辦??

班長展哥: 不知道欸,真的有的話你應該已經掛了啦。

第七站 -- 敵外壕

偵查兵: 報告伍長,此外壕有嚴重積水 ....

(準則內容是,外壕底部無積水及竹籤,兩旁無側防機關集詭雷設施;那一天操課時颱風剛過 ...)

還是第七站 -- 敵外壕

偵查兵: 報告伍長,請伍長以火力掩護我

伍長: 好,我以火力掩護你

偵查兵: 跑前進,至敵外壕後方三至五步迅速臥倒 ... ... ...

單兵甲: 為什麼敵外壕的偵查兵沒有請鄰兵以火力掩護我??

單兵乙: 因為他人緣不好阿

(實際原因是敵外壕是開放的環境,如果請鄰兵以火力掩護的話,偵查兵反而更容易被發現)

 

手榴彈與刺槍術

這堂課會教你要怎樣丟手榴彈和操刺槍,場地在橄欖球場和大廣場。

手榴彈的合格標準是25公尺,不及的就是未進彈,請做伏地挺身十個。本人到現在一直都還在未進彈 ...

另外有些人會丟歪,形成偏彈,那也是伏地挺身時下。隆駿班長已經不知道被這招謀殺幾次了 ...

再來是,丟完手榴彈一定要臥倒阿,不然除了要做伏地挺身,還會被抓去練習臥倒。

我們第一次丟的時候就使很多人忘了臥倒,然後強者我學長黃靖堯在列子裡一直笑別人,

真的輪到他就的時候,他一丟完 .... 看著手榴彈落地 ... 然後轉身就準備要走了,

士官長原本還沒察覺,結果赫然發現,大叫 "你好瀟灑阿!!!", 當然不可避免的被抓去處罰了。

 

刺槍術對左手小臂的肌肉鍛鍊,助益菲淺,簡單來說就是會很痠的意思。

剛開始在那邊"原地突刺,刺" 刺出去的時候,班長穿梭在隊伍中矯正超久,真是他X的練手力。

那個時候每一位班長帶的進度都不太一樣;最慘的世堅遇到了查班長加排長加上他後來又一直在手投刺槍課出公差,

搞到快鑑測了,他還不會迴旋突刺 (手投更慘,第六週的手投課,世堅: 這是我第一次看到手榴彈。不過一丟就破30了 ...)

然後後來某一天昱政班長接值星時,赫然發現我們的進度嚴重落後,然後就在一個禮拜內直接一路殺到退後十三步。

那個時候還真的有點挫,別連都已經在排隊形了,我們還在分組練習稀稀落落的防下刺,還好最後應該是有驚無險。

鑑測時,刺槍術是全連一起操作的,套句士官長說的: 刺槍術這種東西,氣勢贏了就贏了一大半了!!

 

射擊預習

顧名思義就是為了實彈射擊做預習阿。

射擊預習算是這幾種課中不用走太遠的,上課地點通長是在連舍附近的集合場或馬路上。

上課內容分為四個主要部分: 箱上瞄準、上下靶台、大部分解、清驗槍

箱上瞄準應該有些人高中軍訓課就有操作過,一組兩個人,導師和學生;

導師會坐在約25公尺外的木箱上,操作一柄靶尺,讓學生描準靶尺上的一個目標物。

學生以臥側姿勢,透過另一側木箱上步槍的瞻孔、準心,瞄準靶尺上的目標物;

以手勢指引導師移動靶尺,也以手勢告知導師已瞄到,讓導師在靶紙上註記。

每一把要操作三次,第一槍動槍不動靶,第二槍動靶不動槍,第三槍也是動靶不動槍;

最後瞄到的三個點可以劃出一個三角形,當然,三角形越小就代表瞄的越準。 

有人說箱上瞄準和實彈射擊的成績根本就不成關係,有人每次的三角形都很大,最後還不都是滿靶或欠一發;

不過倒也未必完全無關啦,像敝班準神樹海兄,箱上瞄準的三角形就真的是很小。

 

上下靶台是為了到時候上真的靶台而做準備。由於靶場是相當嚴肅的地方,不容得一點嘻鬧和踰矩;

所以要怎樣上靶台也是要一直一直一直練習的阿。

 

大部分解會讓你有機會把槍拆開來,雖然晚上擦槍的時候就已經有拆槍經驗了,不過大不分解可是有一定程序的阿。

提醒,拆開來的時候記得要拉拉柄關保險,裝起來後別忘了開保險擊發喔。

另外show off一下,劉昭熙的大部分解結合還算滿快的,一分鐘內可以搞定;班長玩過兩次大家來比快,

我兩次都有進入第二輪,可惜一快還有一快快,無法進入決賽 ...

 

清驗槍是打靶前後的重要程序,以確保打靶前槍管是通的,以及打完靶沒有子彈卡在槍管裡。

不過在將槍斜於左胸前時要採高跪姿,對一些膝蓋不好的人真的事相當痛苦的一件事。

 

領導智能訓練

這是在成功嶺上過算是最有趣的一堂課,有人說他有點像是百戰百勝的闖關遊戲,還真的有點像;

上課地點是在橄欖球場附近的領導智能場。

他一共有好幾關,每一關都有不同的 "目標",我們必須要以被配給到的資源來排除狀況,達成目標。

像我玩到的"斷橋",我們手上有三塊長木板和一個汽油桶,目標是所有人員、汽油桶以及木板都要通過斷橋;

那個斷橋底下是真的有水喔,關主的班長看到我們汽油桶好像快要掉下去的時候,趕快閃的遠遠的。

然後他還會畫出一些 "汙染區",人員和裝備不可以觸碰到;人員碰到就代表陣亡,裝備碰到的話就不能再使用啦。

 

領導智能的課算是真的會考驗到團隊與集思廣益的,我覺得這一堂課下來大家好像都玩得很歡樂。

不過他只有安排一整天,然後我們又遇到下午下雷陣雨,所以很可惜的沒有玩到很多關。

 

500公尺障礙

大家如果有看過報告班長,或者早些年代當兵的,應該都記憶猶新。

大揹槍跳過護欄、爬竿、翻高牆、匍匐穿越鐵絲網、過獨木橋、... ... ...,這就是五百障礙。

以前的五百障礙是要算時間的,也是測驗的項目之一;現在在新訓以經取消了,課程也被簡化,我們實際操作的只有前三站。

不用說啦,劉昭熙爬竿當然是爬不上去,翻高牆也翻不過去還弄傷了右手的小指,搞了好幾個禮拜才不會痛。

五百障礙我們也只上過一次而已,所以暫時也沒有翻盤的機會了。

 

莒光日

自從當兵之後,最期待的就是星期四下午,這是可以在中山室看電視的莒光日。

莒光園地由華視播放,一般人在外面也可以看,不過不知道為什麼,當兵後才覺得他特別好看。

節目內容不外乎是國軍英勇光榮可歌可泣的過去與現在,還有配合每個月的主題有單元劇或座談,

有一次的主持人竟然出現的是蔓蔓,有點嚇到,然後大家說他還是主持娛樂新聞比較適合。

節目中場的時候會有一個短訊的時間,配著流行歌放一些外面的人要給軍中親友的話;

目前發現短訊主角中離我們最近的是兵器連的某某人,5B1C倒是從未出現過,不好玩。

這大概兩小時也要閱讀 "奮鬥" 的每週嘉言選讀,要寫心得;還有大兵日記也要在這個時候寫完。

 

另外還是要講一下這兩個禮拜發生的好玩的事 ...

嘉言選讀官

話說那個禮拜三,黃靖堯在脫盔翻身迅速戴上防毒面具的時候和慶龍班長槓上了;

結果隔天他就被叫去帶領大家念嘉言選讀,不知道兩者之間有沒有什麼關係。

 

然後再話說,一個禮拜後,他又跟三連連長槓上了 ... ...

 

樹海主題曲

樹海人太好了,所以關於樹海的趣事也連連不斷。

這一天也不知道是誰先開始的,樹海有了一首主題曲,那就是蕭煌奇的 "你是我的眼";

因為 "你是我的眼,帶我領略浩瀚的ㄕㄨˋ ㄏㄞˇ .... ..."

張鍾尹還問樹海說你以後兒子要不要叫 "又廷"

 

然後世堅本來跟著大家一起鬧樹海,只聽到這時候有人唱起 "問世間~~ ... ... ..."

 

葉師傅Part2

從此之後葉師傅變成了全連的公眾人物 ... 呃 ... 至少在11、12班是啦。

不過聽說葉師傅出公差出一出會消失不見阿;傳說他出公差已經落跑兩次了,不知道真的假的 ...

然後也有說法,葉師傅出到的公差都特別輕鬆 ... ... 所以葉師傅也是一直被嗆。

 

欸葉師傅,說好的打十個呢??

 

高裝檢

第三個禮拜剛好遇到旅上的高裝檢 (高級裝備檢查),這真的是太恐怖了;

這段時間連上的任何任何事物都被要求要整到最好,內務、環境不用講,槍枝更是要保養到金光閃閃。

另外為了檢查,全連的水龍頭都裝上了省水裝置,這樣裝夜間內務真的是超費時的;

不過似乎裝上去的當天晚上就有幾個被我們偷偷拔掉了 ... ... ...

 

高裝檢的好處是,可以看到許多平常看不到的裝備;如果對軍火感興趣的人,這幾天鐵定是大飽眼福;

那些班用機槍、排用機槍、榴彈砲、迫擊砲陳列出來,還真的是滿壯觀的。

不過前提是你得先把他們搬出來,那又是另外一段故事了;當然,絕對不輕鬆 ...

我們的中山室被當作電信設備的展示場,所以那個禮拜四的莒光日我們只好去餐廳用投影機看;

然後隔天抽籤的場地在餐廳,別連還有中山室可以吃飯,我們只好在寢室裡面吃。

大家圍著一張床坐小板凳,老實講也亂溫馨的 ...

 

總之高裝檢真的不是件輕鬆愉快的事,平常一派和氣的連長這幾天也感覺出他壓力很大。

不過聽說這一年只有一次,由衷的希望下部隊別遇到了 ...

 

隔離病房

大概是之前滿身汗吹冷氣睡午覺,第三週放假前大概就已經確定是感冒了。

那個週末在彰化外婆家好好的養病,回營的時候病情已經有所好轉;不過我還是乖乖的去登記成為感冒人口。

殊不知這是這個禮拜噩夢的開始。

一寢集結了這裡拜所有感冒的人,乖乖,竟然可以組成一個排了,不是說放假前只有三個人感冒的嗎。

12班幾乎全班陣亡阿,除了成茗以外其他人幾乎都進了一寢;剛好和完全沒有人感冒的四班互換床位。

然後後來才知道的,這裡拜全營感冒的人竟然可以獨立成一個感冒連,看來大家前幾週真的是冷氣吹太爽。

 

被丟到一寢主要是因為一寢有一台冷氣是壞的,所以比較不冷;然後既然是感冒病房就不可能開冷氣啦。

搬到一寢的人大概也都認為這只是臨時的,當然也就沒有原建制那樣溫馨;睡我隔壁的就沒有和我一起折棉被和蚊帳。

11班的一些工作像發飲水紀錄卡、發洗衣袋、傳話、收錢,都還要請他們特別過來講,真的很麻煩。

不過最可怕的莫過於,一寢竟然有跳蚤;我睡的第二天晚上就被咬了,主要都在四肢的關節處。

原本以為是蚊子,不過發現他又癢又腫超久的都不消,被博士一提才發現原來是跳蚤,真是太崩潰了。

然後聽說阿,那個禮拜我們有一天曬寢具,結果大概是跳蚤跳一跳就跳到二寢的寢具去了,後來聽說二寢也有跳蚤。

 

在一寢的一個禮拜也不是說沒有好處啦,比方說,集合可以比較快,不用穿越長長的走廊;

也認識了幾個十班的人,跟博士也講了不少話。

不過當下一次回營感冒警報一解除後,我就迅速的搬回三寢了,成茗說我根本就是歸心似箭 (他那個禮拜睡在我原本的床位)

然後接著在聽11班的其他人說四班的人有多奇怪 ...

 

三寢的小紅

第三週一次射擊預習課遇到下雨,所以只好改成室內操課;士官長利用那個機會又跟我們深入介紹了65K2的一些諸元。

也不知道是從哪裡切入的,士官長開始講一些五四三的,一開始是之前誰誰誰死掉了怎樣的;

然後士官長就問了: 你們住三寢的有沒有人看到小紅。 嚇,這是啥。

士官長說是之前有一個一般兵入伍前是乩童,看的到那種東西;他說小紅會坐在十班最後面的那個床位,環視所有的人。

靠盃,那不就在我床位的正後方嗎,突然有點慶幸那個禮拜搬去一寢。

士官長還說小紅會找哪一個兵睡覺的時候下面不安分,然後過去OOXX (講完後全部人大笑 ...) 天曉得是真的假的。

 

看到小紅的似乎不是一個特例喔,可曄之前出公差回來跟我說鍾尹聽其他人說,好像之前幾梯的,不少人都有看到。

然後話說鮑伯好像也有看到阿,不過他看到的竟然穿紫色的?? (世堅: 紅得發紫阿 ....)

我是看不到啦,不過這種東西還是別看到比較好。

 

昭熙: 欸,說不定小紅是個正妹阿 ...

家豪: 是正妹你也不能怎樣阿

昭熙: 靠腰,真的欸 ...

 

兵器連

大概過了幾個禮拜後,我們開始跟同營別連的弟兄有點接觸,最主要的交集大概是出公差;

在不然就是吃飯和六查的時候比誰家的長官比較不友善。

這其中一直被我們討論的大概就是兵器連了,因為他們的訓練一直都相當精實,讓我們退避三舍。

最開始的時候是一直聽到他們的長官在罵人 (後來發現可能是跟二連或三連的有點搞混...)

接著,第一次收假我們很快打點好就準備要睡覺了;

他們卻在集合場整好隊,然後開始"立正~~立正~~立正~~稍息~~稍息~~稍息~~"的練口令,

而且是夜復一夜阿。這真的是太精實了。

大概是在懇親的時候,我們就在調侃說,兵器連根本就是兵在哭泣的連阿。

 

後來知道兵一二三連是怎麼分的,兵器連的入伍生全部都是台北市的,

我們一連則是台北縣、基隆市和桃園縣,二連是中部地區、三連則是南部地區。

每次放假坐車就很明顯了,兵器連和我們連要去彰化車站的人真的是少的可憐,三連的就多很多。

然後阿,我們後來發現兵器連的西瓜總是特別大片,大概都是我們的兩倍,所以也就不太同情他們了;

加上他們都台北市的,所以 ... 他們除了是兵泣連以外,又多了一個另稱 -- 天龍連。後者到了後期用的更頻繁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uperseansec 的頭像
superseansec

如果文字是最後的超越......

superseanse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川哥
  • 你寫得真的超詳細的耶...
    比我個版的詳細好幾倍~
    小心被關注喔~ 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