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放假了,這真是太歡樂了;

兩個禮拜下來有好多心得,可是又不太知道要從何講起。

一言以蔽之,劉昭熙目前過的還算適應,沒有吃不下睡不著起不來,只是有點想念大家和過去的生活;

然後伏地挺身和丟拔剌有點哭哭,其他的都還好。

連上的長官人都不錯;常常看到別連的的連長、班長在那邊咆哮罵人;

深深的覺得我們的連長真的非常有風度;有長官的威嚴,沒有長官的架子,還常常關心我們的意見。

士官長只要不要踩到他的雷,他真的是逗趣又扎實,可以在他身上學到很多東西。

輔導長人也很好,一整個很有趣 (有同班的說他看其來有點衰,原因好像跟小八一樣)

班長們雖然有時候會講一些垃圾話,不過私底下人都不錯,只要我們做得好他們都很好相處。

 

首兩個禮拜下來大體上還在慢慢適應新的生活,一種以往從來不會去考慮的生活模式;

早上五點半起床,運動加打掃,早餐,六查,操課,午休,六查,操課,晚餐,唱軍歌,盥洗加夜間內務,九點二十床上盤腿坐好;

每一天每一天大體上都是如此的規律,沒有意外的話也不太容許可以有意外。

我發現自己慢慢的在融入一種不知道要叫做規律還是沒有創意的標準之中。

然後現在一直很喜歡把"精實"掛在嘴邊,這大概是來自國防部說什麼要"打造精實的國軍";

反正無論如何,我現在就是正在精實中阿。

 

這兩個禮拜也發生了不少有趣的事,有些心得,講幾件跟大家分享一下 ... ... ...

幸會,鄰兵

首先向大家介紹一下11班的所有成員。

班頭翔瑜,戰鬥代號丹尼斯,軍中的大小事都是找班頭阿,一整個很可靠。

班二鮑伯,本名鮑立博,下課的時候常常跟士官長一起抽菸。

班三孟儒,台大政治系的同學,政戰公差,第一週寫大兵日記驚嚇到很多鄰兵。

班四樹海,打飯班,因為都不和我們同桌吃飯所以被說排擠我們,人很好,常被張鍾尹婊。

班五鍾尹,講三句話有兩句話有笑點,會客當天人氣滿點。

班六黃靖堯,欸?? 學長好!!

班七家豪,看不出來是博士生,名字很常見,服委,每天幫大家領衣服還有收錢。

班八世堅,也是博士生,不過和家豪一樣保養太好了完全看不出來,站我右邊所以是最早認識的幾個。

班尾可曄,是可曄不是可華,醫療公差,可靠的好鄰兵,晚上一起擺夜間內務,早上一起折被子和蚊帳。

 

另外,11班和12班的床位是面對面的,所以我們兩班也算是兄弟班阿;

因為在邊疆地帶 (離值星桌最遠,常會聽不到廣播),所以常常吵到半個寢室翻掉;

又因為離浴室最近,所以如果三寢先洗澡的話,我們大該都可以迅速攻占。

12班幾個比較認識的 ... 成茗睡我正對面,基隆人,不過和他變熟應該是一起去掃樹葉;

魏德育應該也是,我們幾個都算是班尾 (因為比較矮 ...)

然後之前一起捕高偉的李旗川竟然在12班,這真的是很有緣份阿。

另外兩個目前比較熟的是Jo和葉師傅,業師傅為什麼是葉師傅我晚點再講XD。

其他班也幾個零星認識的,以後大家應該會更熟吧;喔,薛又慈在五班,睡二寢,冷氣最涼。

 

官哪!!

這是連長、輔導長、士官長、組長一再一再一再提醒我們的。標題的語氣是士官長的講法。

我們是預官,將來是要帶人的,如果我們自己不能要求自己,之後要怎麼去要求別人。

長官都說把我們當預備幹部來看,要我們不要把自己看低,對自己要能自我要求;

不要讓他們把我們當成兵來帶,兵是拿來罵的,兵是拿來幹的。

輔導長要求我們,要有"官格",這就是我們要和一般兵不一樣的地方。

然後在每一次我們沒有做好的時候,士官長就會一直 "官哪,官哪" 嗆我們,

欸 ... 哪裡有人可以這麼快就丟掉世俗味的阿,不過要自我要求是真的!!! 這一點我想我戒慎恐懼。

 

公差,公差

也不知道是怎樣,軍中的公差真的是他X的多,而且我們常常出到的往往都是其他單位從我們這邊抽人。

這公差的好壞不一定,有一些是集中火力辛苦個幾分鐘,其他時間就有機會休息,還可以避開六查操課;

有些帶公差的長官甚至會放我們去投飲料機。

而比較賽的就真的是可以順便練體能了,弄得全身髒兮兮的還沒有福利。

然後公差是最好看出我們優質國軍的效率和表面功夫能力的時刻,

最令人吐血的狀況莫過於叫你把東西搬出來然後再原封不動搬回去,因為搬錯地方了。

或著是把你拉出來了卻遲遲沒有派工作,你的鄰兵可能已經在休息,你卻在那邊餵蚊子。

 

個人是到成功嶺第一天就出公差去了,去搬米;

走進廚房後面的米倉,任務是把米按年份重新分堆疊好。

這米袋可不是普通的重阿,而且米倉裡面蟑螂很多,讓我第一天就震撼到了,這就是我們未來八個禮拜要吃的米阿 ...

還有一次是掃樹葉,調動了五營四個連將近100人去掃集合場附近的樹葉,據說是因為有長官要來視察。

比較有趣的一次是有一次去趕鳥;

由於營餐廳裡面總是有麻雀在上面飛來飛去,你在底下吃飯,麻雀在上面唱歌,狀況跟台大有點像。

趕鳥的方法是製造噪音,讓麻雀不停的亂飛,飛累的牠們就會自己掉下來,再把牠們從門口抓起來或趕出去。

我第一個想法是為什麼不乾脆直接把上面的窗戶打開了,他們就出去啦,後來知道上面的窗戶好像是打不開的 (只是紗窗有破洞)

然後就20個入伍生在哪邊敲敲打打,麻雀滿餐廳的亂飛,牠們是真的會掉下來欸。

結果確實是有不少隻被趕出去了,不過幾隻聰明的躲在日光燈燈座裡面,趁我們在休息牠們也補足了體力,然後繼續亂飛。

鳥還沒累倒是先累死人了。最後帶我們的那個班長也只能無奈的把我們放回去。

最後呢,因為紗窗本來就有破洞嘛,所以那些麻雀吃晚餐的時候就全部飛回來了;咩 ... 就當作是幫麻雀練體能吧。

 

綜合而言,晚上的公差常常是比較賽的;粗重的工作不講,更常常拖到盥洗、整理內務、就寢的時間;

有時候甚至會搞到已經熄燈了你還有一堆東西沒有整理完,原因就是出了個公差。

這段時間最臭名昭彰的莫過於"樹枝公差",這個公差都是晚上出,在暗矇矇的成功領搬樹枝。

髒不用講,最遠聽說是搬到靶場;你就會覺得很有趣那些卡車是幹麼用的

我有一次差點出到,後來因為下雨了所以就逃過一劫,我只有在晚上搬過帳篷,是懇親會要用的。

 

把門撬開阿

就是去趕鳥之前,我們班的班長先帶我、黃靖堯、可曄、孟儒、鐘尹去整理資源回收廠。

(班頭、家豪、世堅去參加中正預校的徵選,樹海打飯班還沒回來,所以那時候我們班只剩下鮑伯一人 ...)

到了之後看到了應該要負責的那一間竟然用鎖頭鎖著,班長也不知道該找誰拿鑰匙,所以打了通電話給士官長。

幾分鐘後班長折了回來對我們說: "你們就把門撬開吧!!!" "你們就把門撬開吧!!!" "你們就把門撬開吧!!!"

嘎?? 我們五個人瞬間傻眼,班長說是士官長說的 ...

竟然都這樣了我們也只好服從命令啦,到處尋找工具往鎖頭上又劈又砍;我們發現他的墊木有點腐朽,要撬開並非不可能。

然後就在我們真的要把他撬開的時候,二連的胖子連長突然出現對我們大喊

"你們在幹嗎? 那裡面是空的,你們負責的是隔壁那間" "裡面是空的 ..." "裡面是空的 ..."

黃靖堯已經笑到不能自己了 ...

 

葉師傅

葉師傅的本名叫陳卿弘,我是很久之後才知道的;成功大學醫技系,某個晚上瞬間成為全連的紅人。

我記得應該是在第一次肝膽相照的時候還是哪一次晚點名,總之就是我們剛剛學到怎樣報備入列;

那個時候葉師父和另外兩個人去上廁所回來,剛好被抓去練報備入列。

准許入列後,報備的人要手抱拳跑步走快速入列,抱拳的掌心應該是朝內的,結果葉師傅不知道怎麼握的竟然握成朝上 ...

此時士官長突然出現,大喊: "你打詠春阿!!!" "以後就叫你葉師傅了!!!" (全連笑翻)

從此之後,陳同學就變成葉師傅了;不過我感覺他本人好像不是很喜歡別人這樣叫的樣子 ... 科科

 

毒氣室體驗

第一個禮拜五的下午我們安排核生化課程,其中的重頭戲就是進毒氣室。

這個毒氣是所謂的CS毒氣,催淚彈含有這個成分,效果可想而知,

皮膚接觸到會產生刺痛感,有點像是很多針扎到或著是被螞蟻咬的感覺;眼鼻口感受的刺激感會更強烈。

 他要燃燒一種暗紅色的膠囊。

士官長告訴我們,毒氣室的經驗一定會讓我們畢生難忘,事實證明是真的。

士官長幫我們爭取到第一批進去,因為當初聽說每個一連進去就要多燒兩顆膠囊,我們第一批進去就燒兩顆就好了 ...

這個時候大家很興奮的拿出防毒面具,結果發現 ... 靠 ... 我的防毒怎麼沒有帶子,這不能戴阿。

班長說只有前四個班的防毒是好的,所以大家要輪流使用 ...

 

最後士官長告訴我們,從毒氣室出來後,要張開雙手迎著風跑;

因為CS毒氣的粉末可能會沾在衣服上,要把他吹掉,也不可以用手揉眼睛。

差不多後我們就一批一批進去了。士官長叫我們把椅子對著毒氣室的方向,好好 "觀摩"。

我們班是本連的最後一批,因此可以說是先看到了其他班的 "慘況";

每個人戴著面具進去,出來後還真的是用飛的,每個人都是一把鼻涕一把淚,有人甚至鼻涕都垂到脖子那了,

越看真的是越覺得前途茫茫 ...

終於輪到我們了,從別人手中接過防毒面具,戴上後做好密合測試,我們就一個一個走了進去。

毒氣室裡中間擺了一根蠟燭,燒膠囊的;空氣中浮著一層煙,透露著不安。

戴著面具真的是可以正常呼吸,隱隱約約感覺皮膚有點刺痛,但是可以接受的範圍。

等我們都就定位後,班長一聲命令 "把面具拿掉 ...";整個小房間瞬間充滿了呻吟、哀嚎、幹聲四起,活像煉獄 ...

本人一拿下面具就吸了一大口,眼淚鼻涕狂流,完全是一種快要窒息的感覺,

沒幾秒鐘班長打開了門,所以人爭先恐後,真的是爭先恐後的往門外衝,張開雙手跟小鳥一樣的往上風處跑。

真的是既狼狽又滑稽,因為我看別人也是這樣。

回到座位後,我們就繼續欣賞別連的 "演出",遠遠的看真的是滿好笑的,欸,剛剛自己也是這樣飛出來的說。

 

最後,全營所有的班長不戴面具也進去了,我們的士官長也進去玩了一次 (我們的膠囊不知道是不是士官長打頭陣進去燒的)

我們這一連的班長最早進去最後才出來,贏得了大家的掌聲,聽說他們在裡面喊精神答數。

不過最強大的還是士官長,聽說他在裡面抽菸 ...

 

伙食

軍中的伙食您就別太在意了,真的,絕對可以吃飽,好不好吃是另外一回事。

午餐和晚餐都是一個主菜、四個附菜、有湯、水果,還有小菜和肉燥。

主菜的肉如果是肉排的話,通常會很老很硬;滷雞腿、雞翅會比較好吃;

豬腳是最可怕的,我已經拿到好幾次 "蹄" 了,這要怎麼吃阿 ...

附菜不一定,不過常常有青椒和小黃瓜,因此遠在904旅的彭柏嘉就常被我和薛又慈暗婊。

遇到芥藍菜是最可怕的,不好吃就不講了,莖還粗的要命。

湯也是大雷,我是不喝湯的,具有喝湯的人表示,常常都是有點鹹味的水,更不用說有料 ...

水果是木瓜、西瓜、香蕉、芭樂四個輪流,我至今沒有看到第五種。

西瓜算是最受歡迎的,香蕉要看運氣,我們有一次就吃到沒有全熟的香蕉,

每個人一咬下去都眉頭一驟,發現案情並不單純 ...

肉燥大概是配飯的最佳良伴了,不過每一餐的分量卻相差很大;

最誇張的一次是裡面沒有多少肉燥,卻扔了一個滷包在裡面;後來還有一次是只有汁沒有肉,

可想而知樹海回寢室就被我們嗆爆了。

早餐嘛,固定班底是稀飯、饅頭、茶葉蛋、玉米粒、紅茶或麥茶。

紅茶和麥茶被孟儒說是唯一好喝的湯,這應該不算湯吧XD

稀飯每天有不同口味,不過很遺憾的是我真的不喜歡吃稀飯。

饅頭則是白饅頭以外的所有饅頭天天輪流,懇親會前一天還出現銀絲卷。

茶葉蛋,殼剝開厚永遠都是白色的。

玉米粒是拿來配稀飯的,看到真的快煩死了。我和世堅、家豪上高鐵前去小七買點吃的,

一看到架子上有一個"玉米瘦肉粥"的微波食物,馬上退避三舍。

 

國軍雨衣

某一天吃晚餐之前飄了小雨,士官長叫我們所有人把雨衣穿上。

這雨衣不穿還好,穿了反而弄得全身溼答答的,因為很悶;而且每次沒乾就收了,所以很臭。

結果雨不大所以雨衣外面根本沒甚麼溼,反而流了滿身汗裡面溼透了,有沒有國軍雨衣裡面比外面溼的八卦阿。

後來一次上課,士官長提到國軍的帳篷是"雙溼牌",外面下大雨,裡面下小雨;

那雨衣可能跟帳篷是同一個承包商吧 ...

 

科科 ...

我看這一次就先分享到這裡吧,

對於當兵這檔事,現在還是有點雀躍加興奮,可能是因為正在經歷一種不一樣的人生吧。

而我也知道我還有很多需要學習。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uperseansec 的頭像
superseansec

如果文字是最後的超越......

superseanse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