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果下了一整天的雨阿 ...

我印象中台北的除夕好像已經有一段時間沒有這麼溼答答了。

過去幾年大概頂多只是陰天。

 

今年奶奶的身體比較不好,加上之前美牛讓爺爺現在對牛肉很忌諱;

所以今年菜少了一些,除夕的味道也少了一些,奶奶一直抱怨說年菜不夠豐盛。

唉 ... 還是很好吃阿,如果奶奶過個年要害一場大病,這才是我們不願意的。

往年年夜飯後還要刷一樓的鐵捲門,不過這今年提早做了,所以只消把地板拖過一次,今年的大掃除差不多也就完成了。

工作的結束後就是玩牌的時間啦。我們家裡有規定只有過年時間才可以打麻將 (我在外面是不管這個的 ...);

還有,要上大學才能打麻將 (雖然一個表弟好像不知道幾百年前就有在別的地方玩了),今年我弟也算是正式成為牌咖。

小試了一下身手,普普通通,看看明天可不可以扳回一大成。

 

大半夜了鞭炮聲此起彼落,長大了過年好像除了打麻將和之前的一些例行公事以外,也沒有甚麼特別的感覺。

倒是去外婆家似乎有點令人期待。

咩 ... 新春快樂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uperseansec 的頭像
superseansec

如果文字是最後的超越......

superseanse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