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見面的這個時候考試已經結束了,今天則是高偉的選填志願說明會。

下午高一開課可以說是忙得不可開交,但是比較起五點半之後 (還有八點) 讓整個大門口交通完全癱瘓的人潮,

下午的亂七八糟反而變的親切許多。

 

今天看到了很多學生,考完試總是幾家歡喜幾家愁;聽到了不少好消息,也知道有些人要準備重考了,有點難過。

這一天有來的應該都不算考太差,稍微翻了一下他們填的成績,也發現有不少人以後可能會在椰道常見。

老師依然講的很用力,這大概跟三年前我再台下聽的那場是一樣的;

內容可能也差不多,畢竟填志願這種事大體上都是千篇一律。

 

就這樣 ... 又是三年啦。

就好像三年前我脫離在高偉學生的身分,大步邁向考場;考完了我再回來。

三年後的這個時候,我作為一個助教,差不多責任也已盡了;

只剩下大家都可以考上理想的校系,把自己的分數發揮大最大值,我便了無遺憾。

很快耶,當初那些不論是不知天高地厚、亦或是對高中生活充滿憧憬、又或者是一下子不能適應高中課業的小毛頭們,

剩沒幾天,就要跨越轉折的那一道關卡;而隨著你們的成長,助教我也即將要邁入生命的下一個階段。

 

第三年剛開始時本來沒有很打算要繼續帶高三,

主要是因為高三上課的時間不僅是補習的黃金時段,也是大學生玩樂的黃金時段;

後來想一想,還是繼續帶下去好了;畢竟有些人都看兩年了,我也有點懶得再花一年去適應一堆新面孔。

我從來不後悔做了這樣的決定,特別是在最後這一年我有機會認識的學生也多了許多,

也儘管高三班是如此極端的忙碌,卻又極端的無所事事;極端的需要注意,卻也極端的規律。

我從沒有後悔,

儘管常常忙得不可開交,難免手忙腳亂,每次點名都要戰戰兢兢不然一定是大排長龍;

雖然每次都得厚著臉皮去佔講台;

雖然顧同步其實一點都不好玩,不小心還會被噹;

雖然缺課電話單總是洋洋灑灑的二位數;

我相信,也沒有一年讓我會這麼想在這裡多出點力了。

在這些日子裡難免有爭執、難免有不愉快、有誤會、有抱怨,我想我也知道這都是進步的過程。

 

就這樣,在高偉老師慷慨激昂的那一席話之後,掌聲中,這一屆高偉數學三年的課程真的結束了。

然後緊接著,還在教室裡的孩子們要去實現他們的未來。

我只管佇立,

就像是以往,卻也是最後一次目送他們離開補習班。 

像是剛帶完高二C班時的感觸,這次更深刻,一幕一幕的 ... ... ...

那是第一天,我把陳小昱抓去畫位。

接著那一天,鄒小妮來補課沒有帶傘。

後來我發現汪玶如和黃宣寧是我的小學學妹。

嗯 ... ... ...

林忻蓉、陳奕君、陳柏方、譚旭安、還有蔡岳勳總是在下課後霸占講台,而且後來他們的聲勢越壯大。

有人在電話那一頭說自己是笨蛋、有人在電話另一端因為考試沒考好而啜泣,後來這兩個人好像都考的不錯。

盧諮諮明明就是我先去認識的,結果後來大家跟他都比我還熟。

也大概知道,一旦跟賴奕辰一聊起來大概就又會停不下來。

再來呢 ... ... ...

我會認識官美瑜是因為第一次大報名,而因為她所以會認識唐紹瑞。

鄭立群和吳奇憲總是在比誰比較早到班,說"比"是我的觀點,那個時候每次開班都是這兩個人最早來點名。

詹博恩和陳漢哲常常問老師的八卦,江孟翰則是一直找同步教室。

後來我會認識徐瑞璞,她總是問問題問到很晚很晚。

當小護士不再跟盧胤諮要筆記後,我就跟唐鈺昀借筆記,不過她拿給我的其實是林璇的筆記。

再來是陳儁翰和張信綱,如果哪一天他們沒有一起來點名,我一定會覺得那一天怪怪的。

如果劉胤彤快上課了還沒到就會讓我很緊張,朱立筠也是;相較之下潘育成就放心多了。

再來再來 ... ... ...

我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我開始跟林虹妤講話;可是每次聽她講話、跟她講話乃至看她的文章就會覺得很開心。

回想剛認識林芷卉的樣子,真的讓我覺得時間過的很快;她的頭髮已經從捲到波浪到直到短再回到長。

林家妍和羅韻婷我應該很早很早很早以前就知道你們了,可是這個交集卻也晚的可以。

廖芷君出現的次數不多,但我記得妳,妳的卡總是要刷很久。

林嬙和黃詩涵常常坐一起上課,不過後來黃詩涵就沒有再來了,因為她已經申請上了。

我到底是怎麼認識周邵儀、林呈穎和王韋捷,我一直都沒有印象,然後就這樣時間莫名奇妙就過去了。

大概也知道,一天到晚被叫去站講台會跟前幾排的同學變熟,特別是有些人的制服和我高中一樣。

過了一段時間,越來越多人不來上課了;張信綱是考上了,周恬詠是都個補去了。

再過了一段時間,黃俊凱、吳淙恩、許虔語、陳柏方、林幸姿、周書宇都已經不是同學而是同事;

再過一段時間,謝松霖、趙翊群、陳咨方也是了;再過一段時間應該會更多。

 

大概回到跟陳小昱要筆記,結果影印機壞掉,讓她和彭郁文還有潘琦等了很久的那個晚上。

大概回到輪到你們大報名的那個深夜,我要離開高偉時下去看到打地鋪的都是自己認識的。

大概回到某一天的電話單上,我發現蔡宜庭的名字和蔡宜庭一模一樣。

大概回到那一次,在電話的這一端叫林映君要去上正課。

大概回到第一次招生季、第一次檢查作業、第一次打關心電話 ... ... ...

一切的一切,都已經漸漸模糊,卻又模糊的相當清晰;一切都好像昨天發生的一樣,然而三年已了。

 

其實我大概也知道,助教這個角色其實沒有什麼存在感;

大家都會記得高偉老師教得多好多好,而對於助教偶爾的關心大概只會覺得多嘴。

這倒也沒關係,只希望在未來的日子,大家會走的更遠、飛的更高;

離開了高偉數學,你們會有更充實的人生,在新的領域大鳴大放。

然後,如果偶然在世界的其他角落遇到我的話,喊我一聲助教,我會回頭。

 

大概就這樣了吧,隨著這一屆畢業我大學也快要結束啦。

接下來的日子可能會更加忙碌,所以接下來我還會不會繼續代班,我可能不會像之前那樣肯定;

再怎樣講,我也總得開始為人生做點打算了嘛。

高三代班這段期間非常感謝一些人,

感謝和我上帶星期五的小護士、詩恩、雯萱、表妹、婉婷,一起帶星期一的尉廷、璇璇、石憶,另外還有常常幫我代班的哩哩婷。

和你們合作非常愉快,不論接下來大家是不是還會在高偉,都希望大家未來能夠一樣快樂。

感謝盧諮諮、林璇、唐鈺昀(偽)、陳小昱、潘琦(前者沒來時)、彭郁文(前兩者都沒來時)、林芷卉(A班有漏印時)、

黃詩涵(數甲)、林奕君(數甲後期)等多位筆記小公主,替高偉數學提供了每堂課優質的筆記。

感謝劉胤彤、潘育成、朱立筠、朱立筠的同學、接替劉胤彤的松山同學等多位錄影小朋友,替我們每堂課錄影。

 

就這樣囉,在見面的時候,不論是在哪,我們都要笑得更開心。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uperseansec 的頭像
superseansec

如果文字是最後的超越......

superseanse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