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這個時候決定的
去年的3,4月左右...
決定要去英國...


真不知道今年暑假要去哪裡...



時間 三個禮拜 主要是最後兩個禮拜
天氣:不一定

這趟旅程原本是要住寄宿家庭的...
至少在行前說明會的時候是這樣講的...
不過後來因為種種原因...變成住宿舍了
這倒也是和平常不同的體驗

另外本來以為住宿舍可能會遇到外國室友
最後...看來是沒給我遇到...
不過在聽說過昭宏外國室友的經驗後...我真不知道是該慶幸還是該維持原本的嚮往

我第一個禮拜室友是昭宏...
受了這位準台大學弟很多照顧...
詳細的就不多說了...
第二禮拜開始...昭宏和叙吟搬去YHA和外國人住
我和咨辰,昀馨則搬到EF的宿舍
咨辰的新室友是曼菲和張寧,我們同團的人
昀馨的一開始則也是外國人...後來似乎又有調過...就不知道了
而我...和三個B團的男人同寢...這也算是對B團的人更認識了



點個名...
三個室友分別是...
Kappa(中文:咖趴)...年紀好像跟我差不多...
睡我的隔壁床...聽說會打棒球
給我感覺他比較正經...倒也不是說一板一眼...
我對他的第一印象是"你怎麼沒和你們團的人去喝酒"
他也是同房裡給我很多生活上幫助的那一位

楊...和昭宏一樣是大學新鮮人
睡Boss樓上...在B團中似乎是年紀最小的
他喔...跟他在一起自然就會有很多話可以講...
是屬於那種頗嗨的人...
另外阿...聽說他在喜歡我們團的某正妹阿

Boss...聽說已經當過兵了
睡楊楊樓下...每天都多床位都多兩件衣服當窗帘
可能比較年長...感覺也比較穩重...
很靠得住...卻又沒有距離感
Boss帶了筆電來...史考特(另外一個B團的)常拿來玩暗黑聖戰



B團跟我們一樣一半在YHA一半在學校宿舍
不過B團似乎是一個很大的生命共同體
根據楊的說法...有兩個巨蟹座一下子就把大家串聯在一起了
他們出去什麼的...好像都是全部一起...我們A團比較偏小團體啦...
我一開始以為和B團的同學應該是不會有什麼特別的交集
不過就在我進房間後...發現我的另外三個室友是B團的台灣人(我原本以為會是外國人)
然後...發現一大群B團的人在房間裡打牌...
我別無選擇的要去認識這些新朋友

我們的房間是這幾間中最大的
因此他們常常來房間玩
我一開始覺得他們很熱情...但是也很吵...
尤其有點不拘小節
我想可能是因為同團的人住這裡...
所以他們也只差沒有睡在這裡了吧...

一開始的時候有點不習慣B團人的生活模式...
尤其是每次一回房間就發現房間裡擠了好多客人...
這種感覺...實在不太知道該怎麼講...
起初我也試著釋出友善...說大家可以自行取用我桌上的飲料,零食...之類的
也裝的不是很在意有人就這樣一屁股就坐在我的椅子和床上
不過就在我從倫敦回來...然後發現我的書桌剛鬧過洪水後
我不得不直接跟楊他們說"其實我不太喜歡別人坐我的椅子和床"
他們不知道是誰打翻了大半瓶檸檬水...我的字典和牛津小地圖全都遭了殃

後來怎樣呢...
其實也沒怎樣...日子久了慢慢就熟了
好像變成自己人了就沒有什麼太大的顧慮
我還是照樣囤積了一堆好東西...等著有人來可以請人...
B團的同學還是常常來玩...之後就沒有再打翻東西了...
我有時候也會帶叙吟昭宏來...
這也算是宿舍的一部份吧...就如同我現在會去男宿找蓬勃嘎一樣

Kappa算是既昭宏之後提供我最多生活必需品的...
舉凡牙膏肥皂...還有旺仔小饅頭...
有一次去洗衣店洗衣服還是Kappa幫我帶去的
楊則是最多話的...
不知道怎樣...反正只要有楊在...就一定不會無聊
他對於認識新朋友似乎總有兩把刷子
Boss就是一種大哥的感覺...
有一種大哥的親切...有一種大哥的可靠
話說去倫敦之前...想到給我公車時刻表的...正是Boss
其他人...
我記得史考特喝了我不少汽水和果汁
好像是我們團要離開之前...我和Johnny,法蘭克用Boss的筆電看變型金剛
B團的女生也認識幾個...照片中找得到她們...

再怎麼樣都是回憶了...
現在我只覺得相處的時間實在是太短
好不容易習慣了...我卻已經準備登機
在國外有台灣人當室友...和預期的不太一樣...倒也省了不少麻煩
至少現在很多人應該很清楚...為什麼我這一趟英文沒有什麼大進步了吧
昭宏打從西班牙室友送了他一條火腿當見面禮之後...
接著就是一連串西班牙人令人受不了的宿舍模式...
這個留給昭宏自己講必較有趣
我的室友是一群有趣而且熱情的人...
室友的朋友...更讓這個房間充滿了生氣...
這趟旅程...又多了一項不同的體驗



多提幾件事...
B團的人都是用英文名字稱呼彼此的
所以他們會叫我Sean...不過Sean實在有點難發音...所以楊都直接叫"上"
另外...他們似乎對於我台大的學歷嘖嘖稱奇

後來有一次...
不知道怎樣大家一大早都有課
我離開房間前楊還在房間...上個廁所回來大家都不見了
然後...他把門鎖起來了...
平常都不鎖門的...就這一次...害我弄了好久最後去把還在睡覺的舍監挖起來...
當然那天我上課又遲到了

我們的舍監是一對老夫婦(好像也是一家人,因為來幫我開房間鎖的是年輕人)
聽說B團的人跟他們很好...也不知道是怎樣
舍監夫婦在我們還沒搬離前好像就要出一趟遠門
B團人(好像是Johnny吧)送了他們有題中文箴言的書籤
卻不知道怎樣把他們翻譯成英文...
(這個要自誇一下...最後是我翻譯的)

最後爆一點八卦...Boss有偷偷喜歡一位日本同學...
那女生我看過幾次也禮貌性的對過幾次話...
聽說她是自己來的...不過也聽說她的英文很破
然後Boss千方百計想要照她...總是沒有辦法
而...至於楊跟我們團的胡奕菱妹妹最後怎樣了...
不知道...應該也是沒有下文吧...雖然說最後他們一起看星星

再來...
這些回憶...還有人記得更多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uperseansec 的頭像
superseansec

如果文字是最後的超越......

superseanse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