倫敦時間 2007/7/21
天氣:有雲

再別康橋 徐志摩 1928

~輕輕的我走了,正如我輕輕的來;我輕輕的招手,作別西天的雲彩。
~那河畔的金柳,是夕陽中的新娘;波光裡的豔影,在我心頭蕩漾。
~軟泥上的青荇,油油的在水底招搖;在康河的柔波裏,我甘心作一條水草。
~那榆蔭下的一潭,不是清泉是天上的虹;揉碎在浮藻間,沉澱彩虹似的夢。
~尋夢,撐支長篙,向青草更青處漫溯;滿載一船星輝,在星輝斑爛裡放歌。
~但我不能放歌,悄悄是別離的笙簫;夏蟲也為我沉默,沉默是今晚的康橋。
~悄悄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來;我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

80年前,徐志摩和劍橋結了一段緣
不難想像這份感情徐志摩一定相當珍惜...要不再別康橋怎會有這麼多感動
因次我帶著期待...來到了劍橋...來到了人間四月天中這個筆墨上的人間仙境...



請大家絕對不要相信再別康橋中寫的



我們來到劍橋這一天剛好是假日...
人很多...整個劍橋完全沒有學術古城的感覺...
感覺有點像是熱鬧而庸俗的觀光聖地...
也不知道什麼原因...海峽對岸觀光客多的不像話...
黃皮膚到處都是...沒有出國的感覺了

來到劍橋當然不能錯過撐平底船...
其實在來到劍橋前對Punting...說實在是真的抱持了憧憬
不過我可沒有想到是要全程都是我們自己撐阿
我們小組好不容易上了平底船...碼頭的大哥就問"Who wants to punt?"
我去接下那隻長篙...然後他什麼都沒有教我們的船就出去了...
一路就在康河上玩碰碰船...一開始根本不是我們自己撐的...跌跌撞撞的勉強前進...

徐志摩肯定不是自己撐船...我就不信他自己撐船還有閒情逸致看星星...
什麼時候會不小心跌進河裡都不知道了...
那個長篙其實相當的重...而且不太好操縱...
角度要喬的很好船才會前進...不然就是原地打轉...再不然就是出去就回不來了...
另外撐船必須把那根長高直直插入河底...拉起來時往往水滴就順著手臂直直流進袖口裡
康河的水...老實說不是什麼清澈的小溪阿
一路上我和昭宏,叙吟,老師輪流交換撐...昀馨在前面掌舵...
弄到最後...我們幾個手都痠的要死...然後咨辰暈船
完全不是想像中輕鬆悠閒的漫遊劍橋河畔...倒是玩了好一趟東衝西撞
回程時才好一些比較順利...

~尋夢,撐支長篙,向青草更青處漫溯
撐起那隻長篙...我就沒有夢了

~那河畔的金柳,是夕陽中的新娘
如果不會常常衝進河畔的金柳...或許我考慮它是夕陽中的新娘

~軟泥上的青荇,油油的在水底招搖;在康河的柔波裏,我甘心作一條水草。
就是這些臭水草,爛泥巴...害好幾船外國人的長篙就這樣直挺挺的插在康河中央
更害我好幾次差點被拉進水裡...現在想起都還捏了好大把冷汗

~悄悄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來;我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
撐船花了我們在劍橋大部分的時間...剩下的時間來不及逛其它學院...
我帶不走雲彩...連紀念品也差點帶不走了


本來在劍橋的時間本來就不長...
而原本只打算撐一個半小時的船...被我們撐了兩個多小時...
聽說曼菲他們那一艘撐了快三個小時...
相對的逛市區的時間減少了很多...有點遺憾
不過康河沿線的風景是真的沒話說
遠遠看國王學院和他的大草皮...古老的城堡佇立在碧草如茵之上...載著多少千古的知識和學問

另外...這一天人多不只是因為假日...
我們很幸運的遇上了劍橋大學的畢業典禮
穿著學士服頭戴方帽的畢業生...一排一排走在劍橋的街上...
綻放出一種外界的肯定與一種自我的肯定
這...或許是旅途中又一次奇遇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uperseansec 的頭像
superseansec

如果文字是最後的超越......

superseanse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