倫敦時間 2007/7/15 ~ 2007/8/4
天氣:晴天+陰天+雨天

怎麼都是在講吃的...= =

其實老實說...
我們主要的用餐地方是學校
早餐第一週住Queen's時是在宿舍吃...後兩週住EF就在學校吃
晚餐沒有意外的話就都在學校...

晚餐用餐時間分為兩個時段
住在EF宿舍的用餐時間是17:30~19:00
住在Queen's,YHA或外面宿舍的用餐時間是18:30~20:00
晚餐時間在18:00之前相當的和平...
不過隨著時針慢慢走向6
越來越多人群湧進餐廳
到了18:30時...餐廳內已經大排長龍了...
現在才進餐廳的...大概要19:00才能拿到晚餐了

我們到EF的時候是週末...
很多新人都還沒來
很多舊人都去外面吃大餐
所以餐廳呈現一團和氣
不過隔一天星期一晚上...
我們就知道我們完全被昨天那個假象騙了
好長的隊伍阿...
繞了整個餐廳...找位子也成了一個大問題

後來我們學乖了...
17:00一下課在外面晃晃
17:50左右就進去先佔位子(還有被外國同學趕過...因為我們沒有在用餐)
然後看到隊伍慢慢變長時...趕快去排

然而...
第一個星期四(還是星期三...我有點忘記了)
我們的計畫一切順利...
我也很開心的很快就拿到晚餐了
就在我正準備大快朵頤時...
一陣很急促的鈴鈴聲從廚房後面響起...

是火警警鈴

然後餐廳的大哥就要求全部人盡速撤出餐廳.....
我剛拿到熱騰騰的晚餐...就這樣放涼了
昭宏他們更慘...警鈴響的時候他們正準備拿餐盤
現在什麼都吃不到了...
幾分鐘後警報解除...可能是廚房濃煙太多才觸動警鈴的...
有點像我媽以前煎魚的情形(我家的廚房警報器被我爸一煩之下...剪掉了)
我很無奈的回去吃我已經涼掉的晚餐
昭宏他們更無奈的回去排隊(失去領先地位)
老師說在歐美國家這個很落實的
台灣的話...應該沒有人會理警鈴吧...大家寧願當他是按錯...


學校的伙食是雖然說是自助式的
不過是有員工夾給我們...所以量有限制
而且選擇並不是非常多...主菜三選一...配餐大概五到六選三
配餐中有米飯...我很高興終於有家鄉的食物所以點了一次...
不過點了一次就不敢再點第二次了...
這是真的很不好吃...飯一粒一粒分開(台灣是有點黏又不會太黏)...而且硬硬的
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外國同學好像很喜歡吃...
另外我很不習慣他為什麼要把花椰菜弄得ㄍㄡˊㄍㄡˊ的...
肉如果做成肉片的話...會很乾很澀...實在不是很好吃
扣到最後...我最常點配菜的大概只剩硬麵包,青豆,和義大利通心粉
有時候還會有生菜沙拉或湯(Emillo說湯很噁心)...假日會有薯條和炸的
每一餐都可以選擇優格或水果...
優格還滿好吃的...我幾乎把所有口味都吃過一次...
不過附的飲料是水龍頭的自來水...加其他飲料要另外加錢
醬包在我們去倫敦那一天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很麻煩的擠醬桶

早餐我的意見比較多啦...
我第一個禮拜住Queen's的時候就聽說YHA的早餐有多迷人
Queen's的早餐每天都一樣...
牛角麵包,吐司,牛奶麥片,咖啡,紅茶,柳橙汁,一堆果醬,奶油,還有優格
變化只有拿或不拿和多一點或少一點
到了EF後...早餐更令人失望了
牛角麵包不見了...吐司要自己烤(現額2片)...咖啡紅茶只能選一個...果醬和麥片的選擇也變少了
而且吐司,果汁,麥片,優格,水果是五選三
這我根本吃不飽嘛...
而且它訂的用餐時間...7:00~8:00...而我明明就9:00才有課...
到要離開前一個星期二...
那段期間我感冒...早上比較起不來...加上床睡習慣了開始會賴床
所以那一天我搞到7:59才進餐廳準備吃早餐...(和咖趴一起)
然後就被餐廳的大哥拒絕供應了
之後...我就索性睡到8:00多...然後吃我自己買的...都比他豐盛
楊楊和咖趴倒是有時候(還是常常...)會混進去YHA吃早餐...

抱怨了這麼多...
在EF的餐廳卻還是令人懷念
懷念...每一天的大排隊
懷念...硬梆梆的豬肉片
懷念...意外的警鈴
懷念...被Emillo批評是disgusting的葫蘿蔔湯
懷念...被咨辰刮掉的炸豬排炸皮
懷念...被另外四人勸我不要一直喝的檸檬芬達
懷念...吃不到,量越來越少,我裝得很不稀罕的早餐
懷念...有怪味的自來水開水
懷念...很囧的擠番茄醬的桶子
懷念...很好吃的優格
懷念...被我摸走的小湯匙和刀子(我吃派根布丁要用的...)
更懷念...每天晚餐都遇到Emillo和Fernando
更懷念...Giles總是神出鬼沒
更懷念...我們在這裡的談天說地講的語言只有我們自己人聽的懂
更懷念...我們在這裡每一個課後和假期的規劃,準備,討論

餐廳的大哥不讓我吃早餐...
我卻也記得他從來不讓插隊的人得逞(西班牙人很愛插隊)
我卻也記得他在我們去布列漢宮那一天讓我們在規定時間之後還能用餐
幫我們夾菜的員工們...每一次輪到我時都夾的特別少...
我卻也記得他們總是辛苦的為我們服務
我卻也記得他們總是在我們東指西指和破碎的英文中企圖知道我們真正想要吃什麼

這就是...我所知道的EF學校餐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uperseansec 的頭像
superseansec

如果文字是最後的超越......

superseanse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