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說,在高偉打工這麼久,
好像也沒有什麼機會遇到像今天這種超級亂七八糟的狀況。
雖然說系統死掉不是第一天的事,
不過要和漏發講義相撞這好像還不是很容易說,
搞到最後就是後續的許多工作整個完全拖到,讓我始終覺得好像有什麼事沒有做。

不過今天這樣點名結果還可以沒有宣班,這倒也是一絕啦。


最近對打工一直有一種無力感;
應該不是開始覺得枯燥怎樣的,
畢竟這些相同的事也已經做很久了,說難聽點也該麻痺了。
我想或許因為有事情讓我覺得去打工不再是一種享受,而是那種相當討厭的壓力。
是以,我開始排斥一些事情、開始拒絕,
開始逞口舌之快、口無遮攔、指責東指責西,
不計較後果的抱怨、倚老賣老、自大、目中無人;
盡一切力量成為我不想成為的那種人。

到現在唯一還可以支持我的,
大概只是我希望帶這一班到畢業。
很多人都是高一看到現在,至少我要親自送他們離開高偉數學。

變調的不知道是誰,有問題的不知道是誰的腦袋。
我是有很多意見和看法,不急,可以慢慢講;只是最該改進的可能往往聽不進去。
空虛感夾雜焦躁的情緒,是這個晚上最適切的句點。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uperseansec 的頭像
superseansec

如果文字是最後的超越......

superseanse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