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幾天心血來潮把國中時代的日記拿出來看...
也不知道當時自己有多熱血...
人家兩三行幾個大字聯絡簿日記就清潔溜溜...
我卻每次日記欄寫滿還要多寫個兩三行...
國中時我的字又小的很可怕...
密密麻麻不怎麼漂亮的藍色油性筆字跡...爬滿了每一個行間

年輕寫的東西就是青澀...說不客氣一點還頗為幼稚
也不知道為什麼那個時候...我很愛寫律詩和文言文
平仄卻又亂七八糟的...
另外還很喜歡用報導的方式寫日記...自認為這相當有趣而幽默
國中時的幽默...你可以知道有多不幽默...
現在想想真的很感謝陳瑞萍老師...
每天都得用放大鏡細細看過這些自以為好笑的文字...還必須加上鼓勵的評語

其實那六本聯絡簿...再怎麼說...也算是國中三年的紀錄
事隔多年翻了翻...也勾起了我很多回憶...
有些事甚至我已經快要忘掉了...
我這也才發現...沒有網路的時代我可以多認真唸書
我這也才發現...那個時候我有多討厭陳德昌



國中時在不同的地方我要戴不同的面具...
在補習班是個嘻嘻哈哈的話匣子...
在家裡是個嘻嘻哈哈的好兒子...
在學校...是個一板一眼的班長...
大概也是這個原因...老師們一直很喜歡我...我和班上的男生卻永遠有那麼一道隔閡...
至少那個時候我是這樣覺得...

其實當班長...功課好...再加上和同學相處...這些是可以兼顧的
這點我弟做得就很好...我卻怎樣就是差這麼一點...
明明大家都是同學...卻有一個他們不是很認同的人理直氣壯的跑出來東管管西管管 ...
你以為那些男生會理你嗎...

要說國中同學對我多差倒也不是...
只是陳德昌他們就是很喜歡開我的玩笑...惹我不高興...
劉昭熙這個人很奇怪...他可以自己開自己玩笑...
他也很愛開別人玩笑...但是他不喜歡別人開他玩笑...也不喜歡別人一直玩他開自己的玩笑...
這種人其實不會受歡迎的...而且這種人別人越是愛開他玩笑... 
德昌兄...現在想想...其實也沒有做過什麼很過分的事...
也不過就是一些口舌之快...動作不討喜...只是那個時候我對他的度量就是那麼小...
而如果說分組我分不到組...那也不過是大家都挑選跟自己比較親近的朋友...這倒也無關好壞問題...

我不會打球...所以打不進他們的圈子...這是原因之一
我不玩天堂...所以打不進他們的圈子...這也是原因之一
我認真唸書...所以打不進他們的圈子...這或許是原因之一
我是班長...我要登記他們缺點...我是老師這一邊...這或許是原因所在
我的自負...我的氣度...我的那種不可褻玩焉的自以為冰清玉潔...更迫使我的同學或許只能用那種方式來對待我...
說那是欺負...可能本質上根本就是有點惡人先告狀...
如果那叫做欺負...那我之後看到更多的欺負就不知道要用怎樣的名詞...

那...或許...我可以說...那是他們想認識我的方式...
而因為某些原因...這個方式一用就是三年



我寫下那篇把陳德昌罵的一文不值的日記是在國二
詳細的原因其實我已經不記得了...反正應該就是那些雞毛蒜皮的小事...
和我之後再遇到的一些事情比起來...可能都是小兒科了...
然而...我那個時候的度量卻沒有辦法原諒這件事...
我無庸置疑的認為那是我所恨之人...

話說...國二似乎真的算是我人際關係中最難熬的一段時間...
那一學期...黃文信和范哲瑋都選擇了更好的朋友...我也就此被孤立...
那一學期...我被老師指定出來當班長的...男生當然都不怎麼理我...
我國一上的行事作風...他們還不太敢恭維...
自以為要維護世界和平的班長...孤掌難鳴的班長...心情不好又剛好遇到那個平常就看不怎麼順眼的人"找麻煩"...
文章也就這樣寫了...

之後就沒有什麼再怎樣...
升上國三後...我念我的書...他們玩他們的...
後來我們還一起在教室打牌...大家一起被抓到的時候也是我去講話...
是說...陳老師真的是疼我到好像我作錯事都可以被原諒...
換成其他人進去辦公室裡哪這麼和平...
我的畢業紀念冊上面也都有他們的簽名...
過去了...就過去了...

我說我國中時後的人緣真的不好嗎...
我和班上其他同學明明就相處的不錯...
我因為某些管道和其他班的同學也都有相當良好的互動...
我在補習班的朋友也算不在少數...
就算是那些男生...有時候也跟會我有交集...
我做班長的能力終究也是被肯定...要不然就算我不自願老師不指定...也有兩次是同學選出來的
只是劉昭熙的那種自我中心的自負有時候真的令人受不了...
平平大家可以好好相處...硬要搞成這樣...誰要負責阿



我最後一次遇到陳德昌是高二在公館捷運站...應該是阿超剛去世後不久...
那一次他很熱情的跟我打招呼...
我也問他要去哪...
我想這是我會記得的...
我也會記得...
我的擦板投籃其實是他教會我的...
我也會記得...
畢業旅行分房間時...楊盛崴的霸道是他替我打抱不平...
以後如果有機會在哪裡遇到他...如果我還認得出是他的話...
我想我會很熱情的跟他打招呼...
真的是過去了...就過去了

國中同學除了蘇怡璟以外...
大概很難想像我上了高中後變的多麼不正經...
在他們眼裡...劉昭熙恐怕還是那個正襟危坐...一板一眼...不可親近的班長大人
是說也滿遺憾的...他們似乎辦了幾次同學會我都沒能出席
也不知道是不是還是有疙瘩...我對國中同學會就是有那種...我去了會格格不入的感覺...
其實事情往往不會是我想的那樣嚴重...
如果之後還有再辦還有再找我的話...希望我可以排除萬難

上了高中...上了大學...我的人生又有了新的閱歷...
很多事情長大了再看...真的覺得自己小時候很有意思...
成熟一點...就會學著怎樣做是更圓融
又或者是不是...找到了新的敵人...舊的敵人就變成了盟友...
我想我的心靈...應該還不至於如此落後吧...



曾經我很討厭陳德昌...
時間久了...就沒事了
曾經甚至到現在...我很討厭一些我的高二同學...
是不是時間過去了...更成熟的我也會看淡這一切...
最近...我很討厭一些補習班的同事...
或許當我未來又長大一些...我會感謝我曾經有過的這一切
所恨之人....該當何罪...
有些自以為是的討厭...才是真正令人討厭

我總記得馬修連恩在"旅程"的第二首
~~ Who are the people that you hate
~~ The meek, mundane, considerate
~~ The common and compassionate
~~ That fail to make a grade
~~ And all the people that you hate
~~ How good of you to litigate
~~ And prosecute, incarcerate
~~ And put them all away
是阿...多麼美好...
把所恨之人通通驅逐吧...
反正在你眼裡...他們永遠比你低階
而你總是高高在上...你就是看不起這些你所恨的人

倒也不需要強調什麼仇人讓自己成長...愛我們的敵人勝過愛家人之類的
只是...再當我又開始討厭誰的時候...
我可以更知道要反求諸己...
一個不會自我膨脹的人...不會有所恨之人...
一個曖曖內含光的人...就算有所恨之人...他也會有辦法讓他化為所愛之人...
所恨之人...該當何罪...
我由衷的祈禱未來的自己不會因為現在的度量而討厭現在的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uperseansec 的頭像
superseansec

如果文字是最後的超越......

superseanse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